第一千三百零二章 三千年世事滄桑

    廣成子和虬首仙幾人一番激烈爭執,自然引起巫族外圍巡邏的注意,數十三品以上巫武好手,在一位天巫強者的帶領下氣勢兇兇飛了過來。

    “干什么干什么,想打架離遠點!”

    “什么東西,敢如何跟大爺說話?”

    虬首仙獅眼一瞪,怒哼出聲一股呼嘯狂風噴涌而出,吹得一干巫武好手七零八落好不狼狽。

    “好賊子,竟敢在巫族本部門口撒野,真真活得不耐煩了!”

    帶對天巫強者勃然大怒,大嘴一張一股法則藍焰呼嘯而出,直奔虬首仙而去,沿途所過空氣扭曲溫度極高。

    “哼,如此本事也敢丟人現眼!”

    虬首仙冷哼,凌空一拳揮出轟散飛來法則藍焰,踏步前行就準備跟對面天巫戰上一場。

    可下一刻,一股磅礴如山的沉重威壓從天而降,直接落在虬首仙身上,這廝連哼都來不及哼一聲,翻身便倒載落云頭,撲通一聲在地上砸出一道大坑。

    “怎么,虬首你覺得實力足夠挑釁巫族的威嚴么?”

    虬首仙滿臉憤怒,掙扎著想從坑中爬起,卻是無法達成心愿,身上的磅礴威勢猶如泰山壓頂,壓得他胸口憋悶得慌根本就難以動彈,更別說其它舉動了。

    這時,耳便傳來一道熟悉又陌生的聲音,心頭頓時一凜臉色變了又變,咬牙切齒怒道:“林—沙!”

    “虬首你這家伙,怎么老是記吃不記打呢?”

    話音剛落,林沙的身影出現在眾人眼前,飛起一腳毫不客氣將虬首仙踹飛了出去,冷冷一笑不爽道:“要不是看在上清道人的面子上,老子今天就匪了你,上清道人你覺得如何?”

    哼!

    一聲冷哼突然在眾人心中炸響,廣成子和那位天巫巡邏隊長臉色一白,身形搖晃一陣也就恢復正常,林沙承受了對多的氣勢威壓卻是充耳不聞,淡淡笑道:“上清道人還是這般護短,可惜你離得太遠手伸不到這里!”

    是么?

    眾人耳中又是一聲不滿冷哼,緊接著頭頂虛空一陣磅礴威勢壓下,除了林沙之外其余所有人等全部撲通一聲趴伏在地,空間一陣劇烈波動突然一股滔天煞氣從天而降。

    “嘿,上清道人的劍術果然不凡,相隔億萬里還能發揮如此實力!”

    林沙桀桀怪笑,仰頭看向從天而落的鋒利長劍,揚手一拳凌空擊出,凌厲的拳勁直接轟塌頭頂虛空,上清道人凝聚的鋒利長劍渾身化作一片靈氣粒子消散于空中。

    “林沙閣下好樣子,三番五次不給貧道面子,希望以后你不要有單獨跟貧道照面的機會,否則,哼哼……”

    上清道人冷冽的聲音在識海中回蕩,未盡之意帶著森森寒意。

    “嘎嘎,上清道人你也不要說大話,真要拼死一搏,老子就算不好過,也要叫你跌落境界!”

    林沙臉色突然扭曲猙獰,嘎嘎怪嘯煞氣沖霄,一點都沒給上清道人留什么面子,緩聲道:“將你那幾個不成器的弟子叫走,否則別怪我出手無情!”

    哼!

    昆侖山上清殿,正閉目凝神的上清道人突然睜眼,渾身殺氣凜冽驚心動魄,怒哼出聲咬牙道:“好一個口齒犀利的頂級大巫,以后千萬不要撞在本尊手里,否則……”

    話音剛落,手中把玩著的一塊玉質令牌瞬間化作飛灰消散不見。

    不知道是不是得到了上清道人的吩咐,虬首仙幾個恨恨瞪了林沙遺言,駕云飛速離開好象身后有什么可怕怪物追擊一般。

    “林沙閣下真是不好意思……”

    直道這時,廣成子才一臉尷尬沖著林沙拱手,眼中精光閃爍若有所思。

    “不關道長的事!”

    林沙淡淡掃了這廝一眼,毫不客氣趕人道:“這里是巫族族地,煞氣沖天氣血充盈,不是仙道修士習慣的環境,道長還是早點離開的好!”

    “那貧道就不打攪閣下了,告辭!”

    廣成子輕一點頭,腳下云氣翻涌沖天而起,駕著一朵五彩祥云飛馳而去。

    林沙沒有停留也直接返回族地,以神識交流之法叫情況跟祖巫后土還有一干頂級大巫說了一遍,并推測今后還會有其它勢力的好手過來,大家心理要有個準備才好。

    果然不出他所料,之后數十年時間,接連不斷有各方大能派來的使者拜訪巫族,他們的目的十分統一,全都是詢問十萬大山突降功德金云之事。

    有那忌憚巫族實力的天地大能,所派使者十分客氣,好言好語巫族也不好過分強硬,可有那心思不良的天地大能使者,竟然對普通巫族勇士使用引魂之法,引起巫族高層勃然大怒,刑天大巫一點都不講究什么以大欺小,直接出手將其滅殺。

    可這樣的事情多了也是煩不勝煩,最后一干巫族高層經過緊急磋商,決定向外界公開功德金云一事。

    于是,很快整個洪荒但凡消息靈通者,又或者實力達到了一定境界的高手,都聽到了一個由巫族親口承認的準確消息。

    因為清理了十萬大山的瘴癘之氣,改善了十萬大山惡劣的環境,巫族這才得到天道獎勵降下功德金云。

    一干洪荒大能轟然,掐指一算根據結果推算經過,發現情況確實屬實,他們也就懶得繼續糾纏,不再繼續派遣使者騷擾巫族。

    至于手段陰詭跟巫族交惡的那幾位洪荒大能,巫族根本就不放在眼里,真要惹急了直接殺奔上門,將其包括門人弟子全部滅殺也費不了多少功夫。

    時光匆匆三千年一晃而過……

    三千年時間里,洪荒異乎尋常的安靜,好象之前的巫妖大戰,還有補天之事耗費了大能們太多心神,一時沒了興風作浪的心思和精力。

    十萬大山巫族部落發展得如火如荼,有十萬大山這個資源寶庫,就算巫族人口翻上一番也能輕松應付。

    而平靜安寧的環境,使得巫族人口出現了巨大增長,三千年時間足以增加上百億新增丁口,巫族部落的實力開始逐漸恢復。

    林沙直管的八十億族民的發展,更是整個巫族中的佼佼者,說一句亮眼明星也不為過。

    大巫強者達到了十五人,天巫強者數百,地巫強者數千,另有強悍異常的蠻牛騎兵,角馬騎兵還有龍鹿騎兵,金字塔結果穩固異常,整個部落蒸蒸日上叫旁人見不免嘖嘖稱奇。

    因著身上背了因果枷鎖的緣故,林沙的實力并無絲毫長進,可是精神修為卻更家高深,同樣的實力積累也達到一個恐怖程度。

    想想看,他之前從九品巫族達到頂級大巫不過花費了一千五百年,可眼下三千年時間用力積累更進一步的底蘊,那是多么驚人的積累啊,一旦徹底爆發絕對震驚整個巫族。

    林沙的表現擺在那里,實力更是達到了頂級大巫層次,三千年時光無論是威望還是話語權都在穩步提升。

    如今見到他麾下族民一派蒸蒸日上的氣象,不要說一干普通大巫和精英大巫,就連同為頂級大巫的刑天等人都忍不住模仿林沙的行事手法。

    沒辦法,其他部落的巫族族人單個拿出來還能看上一看,可比拼集體實力的話根本就不夠看。

    單單林沙麾下那幾支數量達到近億之巨的騎兵汪洋,便足以橫掃整個巫族,當然前提是天巫以上強者不得出手。

    就是如此,那幾支騎兵部隊的強悍戰力,也叫刑天等頂級大巫側目不已,紛紛模仿著組建獨屬自家部落的騎兵部隊。

    有十萬大山這個資源寶庫,無論是天上飛的,還是地上跑的,又或者水里游的都不缺,供應整個巫族綽綽有余,巫族的實力也在漫長的時光磨礪下越來越強,再也不是初來十萬大山時的衰樣了。

    當然,巫族的實力正在逐漸恢復,而外界的變化也是極大。

    巫族徹底退出了洪荒主流地區,并不代表這些地區就沒了生靈存在,相反三千年時間的積累,足夠新一代人族的身影重新遍布整個洪荒大地。

    天地大能有意無意的阻攔,還有巫族自身的情況也抽不出精力向外擴張,使得這些三千年時間中出生的新一代人族,并不知曉巫族的存在。

    各方大能模仿巫族,將自身的影響力深入轄區人族部落,并建立牢固的信仰關系,以之貨物源源不斷的氣運幫助修行。

    時間拖得越久,巫族在洪荒大地的影響力便越是稀薄,三千年時間已經足夠新生代人族徹底將巫族忘卻。這樣的情況自然叫一干頂級大巫十分不滿,可惜巫族實力連稱霸洪荒一方都做不到,只能眼睜睜看著事態繼續發展下去。

    巫族的低調,叫一干天地大能逐漸放松了警惕,逐漸開始了為自身天地氣運的爭奪戰。

    一時間,玄門,魔門,旁門,還有佛門紛紛出世,各自派出弟子宣揚自身教義,教化生靈獲取功德氣運的同時,也是不斷擴張自身的影響力,以及在洪荒世界的話語權。

    這日,萬里無云的碧洗晴空突有驚雷連響三十三聲,震動整個洪荒世界。

    與此同時,所有的洪荒大能腦海中突然靈光一閃,一個引人入勝的名詞突然浮現而出:三十三天出世!
西宁快3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