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三章 分化

    【最新播報】明天就是515,起點周年慶,福利最多的一天。??. `除了禮包書包,這次的515紅包狂翻肯定要看,紅包哪有不搶的道理,定好鬧鐘昂~

    “玉仙子此話說誰?”

    接話的是牧家的雙胞胎黑衣中年之一,一般的模樣,一樣的服裝,只腰上懸掛的白色玉帶,和兩外的黑衣中年區分開了。

    “就是說你,牧冰,先前就是你和你兄長牧火最先沖擊,否則豈能引發災禍。”

    諸葛玉本就在氣頭上,恨不能尋人干一架,牧冰此刻跳出來,蓬勃不得出的怒火,立時找到了宣泄之地。

    另一位黑衣男子,也便是牧火,冷笑道,“笑話,先前只我兄弟倆沖擊了么,旁人都是靜立不動么,你玉仙子沒動么?我承認我們兄弟倆面對諸多寶物激動了,但凡你玉仙子冷靜,呼喝一聲,我們兄弟豈能不停。現在,你玉仙子再來五十步笑百步,豈非可笑。”

    非只諸葛玉有火氣,弄到如此田地,任誰都覺窩囊。

    眼見爭吵便要徹底爆發,卻被牧風,諸葛正我止住。

    災禍已發,爭吵有何益,此時散伙,對誰都非是好事。

    諸葛正我,牧風,能被選作領隊之人,豈能如此無智。? ? ?.

    “哎,不得不說姜還是老的辣,看看老前輩,比不了啊比不了。”

    上三天身材特別魁梧的柳長老,忽然大聲發起了感嘆。

    眾人面目齊齊一變,姜成怒道。“姓柳的,你這是何意?挑撥離間。也太過拙劣了吧。”

    柳長老面不改色道,“姜成兄言重了。我就是好奇,老前輩既然見到了時刻,緣何不招呼一聲呢,哪怕提前一點招呼,咱們又何至于落在如此田地。”

    諸葛家,牧家眾人面上漸漸冷了下來,張流風面帶微笑,不置一詞,心中卻暗暗叫好。

    此番四家尋寶。論實力,張流風自問獨占鰲頭,不管那青衣老者是真傷假傷,有這恐怖的七奇大蛇,他自問足以壓服任何一家。

    奈何,他也知曉這三家互為姻親,關系素來親近,三家抱團,他上三天自然受到打壓。

    因這分兵閣奪寶。諸葛家和牧家已起了齟齬,若再將污水潑在姜家頭上,那真是美妙的開局。

    “姓柳的,我看你是找死!”

    性格最烈的姜能。勃然大怒,面綻青筋。

    許易這位守陵長老給姜能的印象極好,先拼死救護姜家諸位晚輩。爾后,又慷慨分潤寶貝與三人。??.?`

    更何況。守陵長老位份極高,僅次于家主。尊貴非常,豈能容忍相辱。

    “姜能住口!”

    姜成呵斥一聲,抱拳道,“柳兄之疑,我來開解,這墻壁上刻錄文字,如此細微,我家前輩也不是第一時間就發現了,閱讀文字內容,豈不耗費時間,試想當時,我輩滿眼只有寶物,行事何急,待我家前輩閱完文字,喝止之時,為時已晚。此外,我家前輩若真有他意,不通知你們,豈能不傳音我們三人。”

    姜成老成,已猜透柳長老的目的,怎能令其如愿。

    這番分析,合情合理,再聯想到此老屢次作為,頗為公正,都是向著維護團結去的,一時間快要凝固的氣氛,緩和了下來。

    柳長老和張流風對視一眼,不再言語。

    卻聽許易咳嗽一聲,道,“作惡皆有動機,老夫坑陷于諸位,于我有何好處,這些寶貝,你們取不走,難不成就能歸了老夫。”

    許易洞徹人心,一番話出,威力較之姜成之言,大了十倍。

    “前輩勿惱,我等從未懷疑過前輩。”

    “前輩誤會了,前輩屢次出謀劃策,至公至正,牧某十分佩服”

    諸葛正我,牧風盡皆出聲寬慰。

    張流風作色道,“柳正言,你好大的膽子,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回門之后,我定要告知師尊,重重處罰與你。”

    柳長老怒目而視,不置一詞。

    張流風冷哼一聲,又沖許易告罪,末了,忽道,“晚輩十分好奇前輩取了何物,不知前輩可否告知?”

    他記憶力極佳,先前一遍搜羅,對上前方格所存之寶分值,盡皆留存于心。

    此刻相問,名義上是想滿足好奇心,實則想根據許易所取之寶,綜合分值,算出靈魂強度,進而估測許易的實力。

    如此心機,甚是險惡。

    張流風之言,倒是勾起了眾人的好奇心,皆看著許易,等他答復。

    “這有何不可。”

    說話兒,許易手中現出兩本書,一套甲。

    一本書名曰《脫凡境解》,一本書名曰《萬寶雜記》,那套軟甲甚是古拙,更罕見地連頭帶腳。

    兩本書,一看名字,就知道是《萬妖志》之流,非是功法,至多能從中了解外界的一些情況。

    至于那套軟甲,有印象的不少,似乎分值極高。

    張流風念頭急轉,很快便從腦海中,搜出了三者的分值。

    《脫凡境解》,五十二分;《萬寶雜記》七十八分;軟甲喚作“磐石甲”,二百二十分;總計三百五十分。

    對比自己的三百零二分,再聯想到亂陣之時,此老展現的戰力,張流風放下心來,即便此老未受重傷,以自己和老柳合力,也能戰上一戰,再加上七奇大蛇,碾壓無壓力。

    若叫張流風得知了許易真正的靈魂力值是一千三百五十二,才消耗了個零頭,也許他心中的邪念便能壓抑下去。

    而許易明明有超高的靈魂力值,卻只用掉個零頭,根本原因,還是想隱藏實力,說穿了,他的根本目的,還是為了界牌。

    此外,此間寶物雖好,甚至有大量的上品法器,其中還有上上品,以及不菲的極品丹藥,對諸葛正我等人而言,是座讓人熱血沸騰的金山,于如今的許易而言,這些都非是難求之物。

    守著安慶侯這個財東,倘若得了界牌,此間的寶貝,還真不足入眼。

    ……………………

    卻說就在許易眾人為奪寶物,演繹出諸多紛亂之時,殿外倒霉軍團,也有了新的變化。

    不過兩柱香的時間,殿外的倒霉軍團,便擴大了近兩百人。

    這波人成分頗為雜亂,要么是本就散落在龍首峰附近,撿了就近的便宜,要么便是從最近的城廓不惜成本趕赴而來。

    ps. 5.15起點下紅包雨了!中午12點開始每個小時搶一輪,一大波515紅包就看運氣了。你們都去搶,搶來的起點幣繼續來訂閱我的章節啊!
西宁快3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