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錦衣春秋

第一二七九章 破壁

    諸葛孔明破曹軍水師,向天借東風,實際上是一直在等著東風的到來,而齊寧如今也是在等風,等著狂風暴雨的來臨。

    南方多雨,特別是西南地帶,雨水充沛,所以要等一場雨并不難,但是要等一場暴風雨,那卻不是說來就來。

    不過齊寧有足夠的耐心。

    破壁勢在必行,但卻要選擇在最佳時機,如果時機未到,齊寧寧可等下去,也不可輕舉妄動,畢竟他已經知道地藏的厲害,以自己目前的實力,還真是無法與地藏相抗衡。

    等候的日子里,除了小蝶過來時與小蝶說幾句話,平時所有的時間齊寧便用來修煉操控天地之氣。

    有些時候,人總是要做出一些不愿意去做卻非做不可的決定。

    齊寧知道一旦修煉控氣之法,越是修煉的高深,自身所受到傷害也就越深,連大宗師都無法避免,自己當然也不會幸免,所以從大雪山下來之后,他其實已經在心里斷了修煉控氣之法的心思。

    相較于巔峰武學,齊寧對于性命還是看得更重。

    可是事與愿違,他雖然不想修煉,可是形勢卻迫使他不得不去修煉,在這囚牢之內,他沒有其他法子脫身,小蝶已經做到了她可以做到的一切,齊寧當然不會讓她再有任何涉險。

    唯一的途徑,只能是以控氣之法破壁。

    教主引導他進入了武道的一個新世界,可是卻并非進入這個世界就會成為大宗師。

    逐日法王在大雪山多年,自然是日夜修煉,而教主卻有八年時間荒蕪武學,按道理來說,教主與逐日法王的對決,逐日法王定是占了極大的上風,但現實之中,教主卻將逐日法王敗在手下。

    一個荒蕪武道多年的大宗師,卻擊敗了日夜苦修的大宗師,由此證明,即使同為大宗師,武道修為也是有高下之分。

    至少證明教主在進入大宗師境界后,其悟性和控氣法門都勝過了逐日法王,若是沒有那八年的間隙,也許教主會更輕易擊敗逐日法王,不至于還要在受傷的情況下面對陰無極,若是教主在巔峰之際面對陰無極,陰無極自然是不堪一擊,而地藏也絕無機會趁虛而入。

    他心里很清楚,幾位宗師進入大宗師境界之后,定然是各自修煉控氣之法,這樣的手段普天之下也就那幾人擁有,而這幾人之間絕不可能在這等武學之上互相交流,每一位宗師的修為,只能是依靠自己摸索出來。

    既然大宗師可以獨自摸索,自己自然也可以更熟練地操控天地之氣。

    等候暴雨的這幾天,齊寧在這囚室之中,一遍一遍地熟悉操控四周的氣息,控氣之法有一個極好的好處,那空氣無聲,操控起來,也是無聲無息,只要不發出攻擊,便不會發出任何動靜。

    幾天下來,齊寧控氣技巧卻也是漸漸熟練起來,要將四周的天地之氣凝聚在一起,對齊寧來說已經是十分輕松的事情。

    很快齊寧便發現一個極為嚴重的事情。

    這控氣之法一旦上手,竟然成癮,控制天地之氣之時,自然而然會讓人泛起一種超然自傲之感,就宛若是能將天地玩弄于鼓掌之間,開頭兩日倒不覺得,可是數日之后,齊寧幾乎無時無刻不想著修煉,沉醉在這巔峰武學而不可自拔,這一夜卻在睡夢中驚醒,在那夢境之中,因為修煉過深,卻是被天地之氣所吞噬,粉身碎骨,從夢中驚醒,他全身都是冷汗,四周一片死寂。

    齊寧卻終于意識到,一旦真的進入大宗師境界,恐怕想收手也已經來不及。

    人性之中的**,實在難以抵擋此等神功的誘惑,他知道幾大宗師一開始未必都會被極寒或者極炎之氣所折磨,但是修煉的越深,積累的后患也就越沉重,到最后想要反悔已經是來不及。

    教主自然明白其中的關竅,當日還曾告誡過齊寧。

    他知道一旦從這囚室出去,那還真是不能繼續沉迷下去。

    他四肢都被鐵鏈鎖住,心想破開石壁之前,正好用這鐵鏈試一試,凝聚天地之氣,形成了一股氣波,照著那鐵鏈子擊了過去,聽得“砰”的一聲,本來平滑的地面頓時碎石四濺,那股氣波已經在地上砸出了一個坑,不過他這一次凝聚的氣波并不大,發出的聲響也并不算太響亮,抬手扯了一下,竟然發現那鐵鏈竟然真的從中斷成了兩截子,齊寧呆呆看著鐵鏈斷處,雙眸中亦是顯出駭然之色。

    他今日也只是出手一試,雖然知道天地之氣異常恐怖,但看到竟然真的將鐵鏈斷成兩截,還是感到震驚。

    也難怪大宗師被稱為怪物,這幫老家伙打出的氣浪,比天下間最鋒利的神兵利器還要銳利。

    他并沒有急著將其他鐵鏈截斷,等了小半天,不見有人過來,這才寬心,知道方才發出的響聲,外面的守衛并沒有聽見。

    他分開時間,將四肢的鐵鏈全都截斷,不過四只鐵箍還是掛著,畢竟若是以氣波震斷鐵箍,在那強大的沖擊之下,自己的四肢只怕瞬間也要粉碎。

    雖然四肢毅然鎖著殘鏈,但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只能等到脫身之后,再找尋利器斬斷。

    他隨身攜帶的寒刃,早被搜走,那寒刃一直作為貼身利器攜帶,如今被地藏拿走,齊寧心下著實不痛快。

    這一日卻聽到小蝶匆匆腳步聲過來,急道:“小貂兒,下雨了,大雨.....刮起了大風,你說下大雨就告訴你。”

    齊寧精神一震,他已經等待多日,夢寐以求的暴風雨終于來臨,問道:“外面還是兩個守衛嗎?”

    “他們不在洞口處,去了洞口外不遠的雨棚。”小蝶道:“離洞口有百來步遠,不過洞口發生什么,他們都能看得清楚。”

    “天助我也!”齊寧更是歡喜,道:“小蝶,我要用功力將這面石壁打開,到時候一定會發出聲響,你趕緊離開,走得越遠越好,莫讓碎石傷到你。”

    小蝶先前并不知道齊寧等待暴風雨的意圖,此時聞言,詫異道:“你.....你能打開石壁?”只覺得匪夷所思,暗想這石壁就算用刀砍斧鑿,那也不可能一兩天就能打開,齊寧當真有那般恐怖的力量?

    “放心吧,我都準備好了。”

    齊寧心想靠我的內力,自然不可能打開這堵墻,可是天地之氣無窮無盡,試問天下間有什么可以與天地之氣相比?自己只是要借助天地之氣的威力打開一道口子。

    小蝶雖然疑惑,但齊寧這樣說,自然也不好多說什么,道:“那.....那我去洞口那邊看著,要是看到他們過來,趕緊過來告訴你。”也不多說,匆匆離開。

    齊寧等到小蝶離開,這才深吸一口氣起身來,殘鏈鐺鐺作響,齊寧盯著面前那面墻,他雖然可以凝聚龐大的氣波對正面石壁發起攻擊,但若是那樣做,即使外面狂風暴雨,那也很可能會招來守衛,是以盤算好,只需要在石壁上打開一道足以讓自己出去的口子便成,如此一來,自己既可以脫身,亦可以將聲響降到最低。

    他每日都會凝聚氣息,這一次卻是比此前要緊張得多,心知能不能離開這牢籠,就看這一下。

    雙臂微抬,囚室之中流動的氣息在齊寧前面漸漸凝聚起來,很快就化成一團氣波,齊寧雙目堅定,盯著面前那面石壁,再不猶豫,催動那氣波向石壁打了過去,氣波轟然撞擊在石壁之上,就聽到“轟”一聲響,囚室竟似乎在顫動,石屑紛飛,碎石亂濺,那堅硬的石壁明顯被打開一道窟窿,齊寧見得一舉成功,大喜過望,立刻上前去,氣波沖擊石壁之時,將碎石全都打了出去,那窟窿并不大,但足以讓齊寧從窟窿里爬出去。

    他湊到窟窿前,向外瞧了一眼,外面寂然無聲,從窟窿里出來,才發現囚室外面是一處頗為開闊的石室,兩邊石壁上點著油燈,此時在地面上盡是碎石,石室前面,卻是有一條狹窄的通道,通道之內卻是黑乎乎一片。

    他回頭看了一眼,石壁上那窟窿極是顯眼,齊寧微一沉吟,心中卻是想著,如果不是教主在大雪山傳授此技,自己無論如何也不可能逃出那囚室,教主雖然過世,卻等若還是救了自己一命。

    “小....小貂兒.....!”齊寧正瞧著那窟窿若有所思,身后忽然傳來小蝶的聲音。

    齊寧赫然轉身,只見那條狹窄的石道入口,一名女子正站在那邊,那女子身材并不高,而且頗為瘦弱,全身竟然穿著麻衣,臉上還帶著一面十分詭異的鬼面具,那面具下面的雙眸 此時正閃閃發亮盯著自己。

    齊寧知道這就是自己朝思暮想的小蝶,雖然早已經和小蝶相認,但今次卻是第一次見面,他緩步上前,面帶微笑,伸出手,握住小蝶一只手,柔聲道:“我一直在等著這一天,小蝶,我終于找到你!”
西宁快3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