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小說 > 祭煉山河

第733章 第一把交椅

    七大宗齊聚龍城,入斗獸場一決高下,霧隱宗只是其中之一,并非眾人視線的中心。uuxs.net

    既然暗星冰瓥實力強橫,那就暫且不去招惹,七大宗彼此間恩怨深沉,總能找到出手的對象、立場。

    嗡——

    一道清越劍鳴響徹十方,似隆冬厚實冰層之下,肆意奔流向前的凜冽河水,在眾人心神之上滑過,帶來一份直入魂魄深處的顫栗。

    無極劍宗靈獸出手,劍意所指鎖定瑤光殿,影族拍賣會上龍牙被奪,他們豈會毫不在意。

    鳳鸞眼眸淡漠威嚴,便對這天外一劍,雙翅張開如環,將自身守護在內,淡淡白光自它翎羽間散發。

    無形之劍斬落,鳳鸞周身白光浮動,一道道細微的漣漪,好似被微風吹皺的湖面。

    輕柔、淡定、從容,將所有殺伐、毀滅之力,悉數抵擋下來。

    下一刻鳳鸞雙翅張開,九天之上狂風驟起,形成巨大的漩渦,深青色的風刀斬下,密集似夏日暴雨。

    來而不往非禮也,無極劍宗既要拿瑤光殿立威,自然要也將要,承受他們的反擊。

    劍鳴之聲更勝,似有擎天大劍立于世,劍身震顫不休,滔滔劍光呼嘯而出,若江河決堤。

    青色的風刀,銀白色劍芒,在半空中瘋狂碰撞,將空間割裂開來,形成無數道細小裂縫,引得斗獸場外修士陣陣驚呼。

    青元宗凝聚化身的靈獸,是一頭青色大猿,雙手握拳捶打胸膛,“咚”“咚”低沉巨響似大鼓轟鳴。

    這聲浪傳出便卷動了天地靈力,虛空凝出山巒虛影,好似自九天之上跌落,直奔扶搖山所在方位。

    蔚藍水波震蕩之間,有一尾大魚肆意翻騰,但不同之處在于,這大魚頭頂生角,唇邊長須呈現金色,在水波間波蕩、起伏。

    這是**魚,體內蘊含著龍族血脈,此刻一雙眼眸看向青色大猿,長尾在蔚藍水波中狠狠一拍。()

    轟隆隆——

    天地之間,頓時掀起驚濤駭浪之音,如置身江海之中。

    虛空中,巨浪憑空而生,帶著碾碎萬物之勢,與那鎮來山影對碰。

    雙方大戰正酣,淺淺的朦朧月色,突然自半空中灑落,將山影、駭浪悉數籠罩。

    七大宗之一,向來最為低調、神秘的含月塔出手,眨眼便已形成三方混戰之局。

    尚未進入斗獸場,七大宗的碰撞已經開始,他們都想壓制對手,收獲更多的關注。

    與此同時,七頭靈獸凝聚出的化身,不斷向龍城中央前進,已漸漸靠近了斗獸場邊緣。

    圍繞在外的海量修士,目睹了精彩紛呈的靈獸爭斗,眼眸異彩波瀾,心頭漸有決定。

    斗獸場一戰,是七大宗之間交鋒,卻也與觀戰修士,有著切身的利益關系——那便是,來自龍城的集體饋贈。

    每一次斗獸場開啟,最終的獲勝者被稱為魁首,笑傲七宗成為最終的勝利者。屆時,作為支持魁首陣營的修士,將會獲得龍氣洗禮,吸收之后對修行有莫大好處。

    所以,選擇支持的一方,是很重要的事情,需要修士自行做出判斷,一旦選定,中途不得更改。

    隨著七大宗臨近,圍繞斗獸場的修士們,紛紛開始移動起來,向選定的方位前行,同時留出七個進入斗獸場的入口。

    “在下選擇無極劍宗!”

    “我也選擇劍宗,那頭參悟劍意,修行逾五千年的靈獸,實力實在可怕,必可獲勝!”

    “不然,某更看好瑤光殿那頭鳳鸞,異變之后引動星辰,這是獸中之王方可擁有的異象!”

    “青元宗的大猿,能夠調動天地靈力,凝聚出九天山影,實力不可小覷!”

    “扶搖山的龍魚,有操控天地水元之能,一尾落激起漫天大浪,也是極其厲害!”

    “巫蠱宗看似受挫,但以其詭秘風格,定然還有隱瞞。uuxs.net”

    “含月塔操控月華之靈獸,變幻莫測,必然力量強大!”

    眾人紛紛開口,卻極少有人提及霧隱宗,并非暗星冰瓥的實力不夠強,而是它已提前暴露,勢必會被其余六宗防范。

    原本,以暗星冰瓥表現出實力,是有資格角逐魁首之位,但因為霧隱宗的愚蠢,如今反倒成了機會最小的一方。

    除非與霧隱宗有諸多牽連,或其他不得已的理由,自然沒人會去選擇他們。

    當眾人選擇好各自方位后,以無極劍宗、巫蠱宗、瑤光殿三方支持者最多,青元宗、扶搖山、含月塔稍次。

    霧隱宗所在方陣中修士,則只有各方不到三成,比最多的無極劍宗,怕是只有兩成多點。

    且隨著劃分明朗,原本站在霧隱宗陣營內修士,臉上紛紛露出不安、遲疑。

    人群中,一名白發滿臉皺紋老者跺跺腳,壓低聲音道:“我們家雖曾受了霧隱宗恩惠,卻不能拿后代小輩的未來來冒險,你們跟在我身后,咱們去無極劍宗方陣!”

    他身后,兩名年輕修士,紛紛面露驚喜,急忙跟在老爺子身后向外行去。

    “唉!非我等不愿支持,實是大勢所趨,再堅持下去,也不會有任何作用!”中年修士一嘆,轉身走向巫蠱宗。

    選擇陣營修士人數多少,是獲得第一把交椅之位,重要的衡量標準,而第一把交椅真正的意義,在于可以獲得首輪對戰豁免權。

    七大宗爭鋒,兩兩一組必有一空,這便是獲得第一把交椅者,所能享受到的特權。

    也正因為如此,斗獸場開幕式之爭,才會如此精彩紛呈,七大宗都想拿下頭籌。

    一旦拿到首輪豁免權,不僅能夠以逸待勞,更能旁觀六宗靈獸-交戰,獲取其實際信息,意義毋庸多言。

    雖說取得第一把交椅,未必就代表著,一定可以成為魁首,但機會絕對大得多。關于這點,以往歷屆獸王之戰的結果,便是最好的證明!

    今日,霧隱宗頹勢已露,已與第一把交椅無緣,想要獲得龍城饋贈者,自然不甘心繼續留下。

    人數一減再減,最終還停留在霧隱宗方陣中的,只有不足百人。

    迎著周邊各方,諸多玩味眼神,這些人滿心苦澀,不得不低下頭去。他們各有一些原因,不得不表示對霧隱宗的支持,否則但凡有一點可能,他們也不會留下。

    龍城饋贈啊多少人辛苦萬分,不遠億萬來此,就是為了搏這一場機緣,可他們注定空手而歸。

    腳步聲響起,七大宗修士幾乎同時抵達斗獸場,最前方霧隱宗主臉色一變,眼神露出陰沉。

    后面,眾人瞪大眼睛,略感震驚之后,是一陣無言的尷尬、難堪。

    偌大的龍城,不知匯聚了多少修士于此,竟只有寥寥不到百人,站在霧隱宗陣營。

    而這些人里,幾乎全部都是“關系戶”,實在令人臉上無光。至于原因,眾人早已經知曉,進入龍城這幾日,想不聽聞都難。

    一些眼神,隱晦落到秦宇身上,畢竟進城當日,是他操控暗星冰瓥出手,難免會有一些怨懟。

    只不過,因為秦宇“宗師”身份,他們只是稍稍表露,便是一句都不敢說出來。

    云蝶察覺到了,霧隱宗眾人的神情變化,呼吸加深,臉上浮現怒意。

    這些人,實在太過分了,明明當日是霧隱宗,請求了老師出手,幫助他們挽回顏面。

    如今反倒埋怨起來!

    早知如此,老師不如袖手旁觀,就看著他們灰頭土臉,狼狽不堪好了。

    當然,云蝶選擇性的遺忘了,當日她也是贊成老師出手,給巫蠱宗一個教訓的。

    霧隱宗主輕咳一聲,轉身拱手,“先生,一切都拜托您了!”

    事已至此,指責沒有半點作用,他只能選擇相信秦宇,可以幫助霧隱宗走到最后。

    畢竟,這是一位真正的宗師之境!

    得到宗主的提醒,霧隱宗眾人回過神來,急忙收斂了自身情緒,臉色稍稍緩和。

    對啊,他們有宗師相助,縱然暗星冰瓥的力量被各宗提前知曉,也未必沒有機會。

    黑袍下,秦宇神色平靜,“宗主放心,寧某自有分寸。”

    誰又能猜到,在龍城之外,他是故意借與巫蠱宗沖突的機會,“暴露” 暗星冰瓥的力量屬性。

    若非如此,怎么能在關鍵時刻,給對于以驚喜呢?這個對手,指的當然是黑暗議會,不客氣的說一句,只憑七大宗這些人,他還不放在眼里。

    獸王之戰,霧隱宗想要獲勝,秦宇更加沒得選擇,如何會不用心?至于霧隱宗眾人,隱約流露的情緒,他感受得到,卻半點也不放在心上。

    歸根究底,雙方只是合作關系,而且他本身對于霧隱宗上下,也沒有太多好感。一次合作,日后再也不見,或者見了也只是路人關系,他有去理會的必要嗎?

    “這一次獸王之戰,當真是頗有意思,還沒正式開始,便已經提前剔除了一方。”巫蠱宗主身穿七彩長袍,不顯半點滑稽可笑,反而威嚴肅穆,讓人凜然生畏。

    此刻緩緩開口,雖未點名指向,但只要不是瞎子,自然瞧的出他是在針對哪個。

    巫蠱、霧隱兩宗,多年宿怨堆積,表面關系看似平和,暗中卻沖突不斷,彼此手上,都沾滿了對方門下鮮血。

    有機會落井下石,打擊霧隱宗的氣勢,巫蠱宗主自不會錯過機會。

    緊接著一陣哄笑聲,自巫蠱宗修士口中發出,在空氣里肆意流淌,刺耳至極。
西宁快3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