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仙俠小說 > 永恒圣王

第2118章 心生一計

    元佐郡王和孤星帶著眾多刑戮衛紛紛騰空,來到四大仙宗的陣前站定。

    “在下大晉元佐,見過幾位道友。”

    元佐郡王微微拱手,對著白海天仙等人打了聲招呼。

    他看著白海天仙的目光,稍微熱情一些。

    畢竟,白海天仙是飛仙門的內門弟子。

    而夢瑤是飛仙門的真傳弟子。

    他與夢瑤又是姐弟的關系。

    從這一層看,他與白海天仙,倒也沾著些許聯系。

    “元佐郡王,別來無恙。”

    白海天仙輕輕一笑,站起身來,收攏折扇,拱手還禮。

    天淵微微頷首,并未起身,算是打過招呼。

    楊若虛起身還禮,只是點了點頭,走個過場,便坐了回去。

    青峰天仙沒起身,也沒還禮,只是笑著問道:“元佐郡王遠道而來,大駕光臨,不知有何貴干?”

    青峰天仙的言語中,多少帶著一絲譏諷。

    若元佐郡王還是當年,他自然不敢如此。

    而如今,元佐郡王地位大降,失去領地,青峰天仙的內心深處,自然帶著些許輕視。

    孤星臉色微沉,沒有說話。

    元佐郡王裝作沒聽出來,笑道:“倒也不是什么大事,近來得到消息,一個大晉仙國通緝多年的罪人,在盤龍山脈附近,所以就帶人過來看看。”

    說到這,元佐郡王稍有停頓,看了一眼白海天仙等人的神色。

    天淵、楊若虛、青峰天仙三人都是老成持重,面無表情,沒有什么反應。

    白海天仙雖然始終面帶笑意,卻也沒說話,元佐郡王看不出他心中所想。

    四人都沒有接話,場面一時間靜了下來,有些尷尬。

    元佐郡王深吸一口氣,只能繼續說道:“在下想要將這罪人抓回大晉,但出于尊重,還是得跟四位道友打聲招呼。”

    “哦?”

    白海天仙微微挑眉,問道:“這罪人在哪?”

    元佐郡王微微轉身,指著山谷中的一道身影,道:“就是他!”

    元佐郡王所指的方向,正是蘇子墨所在的位置!

    白海天仙四人同時皺了皺眉。

    下方的人群看到這一幕,也傳來一陣陣躁動。

    元佐郡王連忙說道:“這個人就是我大晉仙國通緝追殺兩千多年的罪人,蘇子墨!”

    群修嘩然!

    “這個六階地仙是蘇子墨?”

    “聽說兩千多年前,蘇子墨只是一階地仙,他修煉有這么快?”

    “好像不太對吧,我曾經見過大晉仙國蘇子墨的畫像,似乎與這個青年的樣子有些出入。”

    山脈上傳來一陣陣聲浪。

    白海天仙也微微皺眉,道:“元佐道友,你是不是搞錯了?”

    “絕不會錯!”

    元佐郡王沉聲道:“這個蘇子墨擅長一種易容換形的手段,幾乎與千變萬化相同,這個樣子,只是他偽裝出來的。”

    “還望諸位給我元佐一個薄面,將此人拘禁出來,交給我帶回大晉,在下感激不盡。”

    “這……”

    白海天仙面露難色,干笑一聲,余光看了一眼旁邊的三人。

    楊若虛三人都沒有什么反應,好像沒聽到元佐郡王所言一般。

    他們四人方才都搶著想要將那個人招進宗門,如今,就因為元佐郡王一句話,就將人交出來?

    這和打自己的臉沒什么區別。

    換言之,就算蘇子墨是大晉仙國通緝的罪人又怎樣?

    只要他的天賦足夠強,潛力足夠大,四大仙宗就敢將其收入門下!

    這一次,就連白海天仙都不再說話。

    場面再度變得安靜下來,元佐郡王的臉色,有些難看。

    眾目睽睽之下,他已經放下身份,說出這樣的話,白海天仙四人卻仍是不為所動!

    下方人群中的議論聲嘈雜,在元佐郡王聽來,都覺得有些刺耳。

    孤星終于忍耐不住,冷哼一聲,大聲質問道:“四位道友,這個蘇子墨是大晉仙國的罪人,你們是想因為一個六階地仙,就得罪我大晉仙國嗎!”

    “呵呵。”

    青峰天仙神色譏諷,冷笑道:“孤星統領真是好大的威風啊!怎么?你大晉仙國的刑戮衛,還想管到我們四大仙宗的頭上?”

    “你!”

    孤星一時語塞,臉色鐵青。

    “哼!”

    天淵冷哼一聲,道:“這里是盤龍山脈,不是你們大晉仙國!”

    天淵的聲音,如海潮涌動,在山谷中回蕩,轟鳴作響,蘊藏著強大的威嚴和意志。

    孤星的質問,非但沒能起什么作用,反倒激起青峰天仙等人的強烈抵觸。

    這也怪不得孤星。

    刑戮衛在大晉仙國的疆域內,橫行無忌,囂張跋扈慣了。

    離開大晉之后,孤星沒有收斂的意識,便撞上了鐵板。

    三大仙國的實力再強,疆土再大,也管不到四大仙宗的頭上!

    元佐郡王心知想要解決此事,態度不能強硬。

    元佐郡王壓下心中怒火,重新露出一個笑容,拱手道:“孤星有些莽撞,幾位道友見諒。這個蘇子墨確實是我大晉通緝追殺的罪人,甚至與風殘天有關,還望四位道友成全,在下將來必有重謝。”

    風殘天!

    這是整個神霄仙域的禁忌,或者說是罪人。

    就連四大仙宗都不敢收留風殘天。

    元佐郡王此時將風殘天說出來,就是要讓白海天仙四人感受這種壓力。

    沉默許久,楊若虛搖頭道:“他不是風殘天,就算與之有關,也沒有什么。更何況,此子正在山谷中參加仙宗大選,我們不能壞了規矩,干預大選的進程。”

    “所有事,還是要等仙宗大選結束再說。”

    聽到這里,元佐郡王大皺眉頭。

    若仙宗大選結束,蘇子墨成為最后那一百個人,隨時都能拜入四大仙宗,豈不是更加難辦?

    楊若虛這番話,明顯就是在拖延時間!

    元佐郡王意識到這一點,卻也不敢挑明了指責。

    他望著山谷中的蘇子墨,心中的恨意,上升到極點!

    他恨不得立刻沖進山谷之中,將這個人撕成碎片!

    突然!

    元佐郡王的腦海中,閃過一道靈光,心生一計,嘴角微微上揚,露出一抹笑意。

    “既然仙宗大選已經開始,諸位不能干預,我自然也不好逼迫四位道友。”

    元佐郡王說到這,稍有停頓,隨后話鋒一轉,問道:“不過,我聽說,蘇子墨是中途參加仙宗大選的?”

    “正是。”

    楊若虛點了點頭。

    元佐郡王笑道:“既然蘇子墨可以中途參加,這是不是意味著,其他人只要符合條件,也可以進入這處山谷,參加仙宗大選?”

    一邊說著,元佐郡王一邊回頭,掃了一眼身后的一百多位刑戮地衛。

    :。: (s:)
西宁快3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