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小說 > 顧道長生

第二章 古怪

    按他們的原計劃,三點下山,回省城四個小時,七點鐘剛好不晚。結果大家磨磨蹭蹭,玩玩停停,耽誤了不少功夫。

    那倆姑娘離開大部隊,晃晃悠悠的就往回走。

    山里的白晝過得很快,四點鐘就沒了大半光亮,甚至感覺不到太陽的存在。她們越走越心慌,只覺戚戚暗暗,聽到個風吹草動就是一激靈。

    “早知道就過去了,這邊路還遠著呢!”

    “說什么都晚了,繼續走吧。”

    “哎呀我害怕,你拉著我點。”

    倆人手拉著手,小心翼翼的下臺階,上去時二十多分鐘,下來反倒覺得更長。林中寂靜,鳥獸無聲,不知走了多久,終于看到了階梯盡頭,還傳來細細碎碎的聲音。

    有聲音,就說明有人,她們頓時精神一振。

    “天啊,我大姨媽都要嚇出來了!”

    “別廢話了,快點走!”

    倆人幾步就跑了下去,入目仍是那塊空地,兩張長椅,一處小攤。那攤主似要收工了,正轉來轉去的收拾東西,見了她們,奇道:“怎么又回來了?”

    “老牛背太險了,不敢過。”

    “那你們要原路返回么?”對方略詫異。

    “是啊,得走多久啊?”

    “起碼得兩個小時吧……”

    攤主實言相告,見她們苦逼悲摧的表情,不由頓了頓,又道:“不過我知道有條小路,可以省不少時間。”

    嗯?

    倆姑娘的第一反應不是興奮,而是防備。這深山老林的,這孤男二女的,被輪了都沒地方浪去。

    對方也察覺到這種情緒,遂閉口不言。

    “……”

    “……”

    場面一度非常尷尬,過了片刻,倆人用眼神交換完意見,高個妹子才問:“那條路怎么走?”

    “你們到仙人池往右拐,再走幾分鐘就能找到,那條路沒鋪,但也很好走,順著下去就是山門的大廣場。”人家沒在意,詳細答道。

    “那,那有蛇什么的嘛?”矮個妹子還是很謹慎。

    “沒有,就是蚊子多了點。對了,這個給你們……”

    攤主忽然從兜里摸出一個小物件,遞過去道:“可以防蚊蟲的。”

    她們頭碰頭一瞧,那居然是個布囊,深灰色,巴掌大小,用兩條細繩系著封口。再用手一摸,里面應該裝了東西,感覺圓溜溜的。

    妹子們很迷惑,剛想詢問,卻見那人俯下身,用力一挺,就把一副挑子擔在了肩上。一頭是爐子和鍋,一頭是桌椅和箱子,看著就特沉。

    “好了,我也得走了,拜拜!”

    他雖瘦,力氣卻很大,左手揮了揮,就穩穩的往林間走去,轉了兩轉,便不見了蹤影。

    “……”

    姑娘們瞪大眼睛,呆立半響,一時不知說什么。

    “嘎!”

    “嘎!”

    細風吹來,不知何處有鴉雀啼鳴,黑林一陣悉悉作響,枝葉搖動似山鬼欲來。

    “還是快,快走吧?”

    “嗯,我覺得也是!”

    她們同時打了個冷顫,近乎一溜小跑的離開此地。

    …………

    所謂仙人池,就是一個破池塘,連水潭都稱不上。

    倆姑娘趁著還有些光亮,腳程明顯加快,到了仙人池就往右拐,果然發現一條山中小徑。雖然沒有鋪磚,但泥土很實,曲曲折折的蜿蜒至深處。

    她們猶豫了幾秒鐘,還是決定進去。

    里面的樹木更加稠密,雜草叢生,沒敢左瞧右盼,逃命似的一路奔走。高個子的膽子稍大,走在前面,矮個子的膽子特小,緊緊攥著閨蜜的衣角。

    “啊!”

    突然間,前面的低呼一聲,猛地停下步子。后面的差點撞到,也嚇了一跳,忙問:“怎么了?”

    “……蛇。”她艱難道。

    “蛇?”

    后面的沒反應過來,還探頭望去,果然,一條半米多長的青蛇盤在路邊,似在閉目休憩。

    “啊!”

    這妹子也一聲尖叫,比剛才的還大。

    俗話說,不作死就不會死。那青蛇腦袋一挺,就發現了她們,接著身軀一動,吐著信子就向這邊滑來。那濕膩的肚皮貼著草地,發出古怪又令人毛骨悚然的沙沙響。

    “怎,怎么辦啊?”

    “我也不知道啊!”

    姑娘們帶著哭腔,想跑,腿卻抖得不聽使喚,只能眼睜睜看著青蛇逼近。

    三米,兩米,一米……就在快到跟前的時候,那蛇卻不動了,就像僵直一樣停了片刻,豎瞳中似帶著厭惡,然后一擰身,竟然又貼著草皮游走了。

    拜托!

    她們已經差不多被玩壞了,被刺激的腦袋空空,呈各種懵逼狀。過了好半天,高個妹子才勉強道:“走!快走!”

    “哦哦!”

    許是某種激素被催發,小跑變成了大跑,大跑變成了狂奔。什么都不管不顧,只聽得風聲在耳邊呼呼掠過。

    不知跑了多久,倆人從林中竄了出來,這才發現到了大廣場。

    碰巧,她們的隊伍也剛剛下來。那領隊先是一愣,隨即大喜,嚷嚷道:“哎喲,沒事太好了!你們走了我才后怕啊,這天馬上就黑了,你倆回去那么遠,我都想求助警察叔叔了……”

    他巴拉巴拉的一大堆,最后才想起問:“對了,你們怎么這么快?”

    “咱倆問了老鄉,抄近路下來的。”高個妹子道。

    “哇,厲害了我的姐!”

    領隊挑了挑大拇指。

    既然人齊了,隊伍便準備回程。一般登山,都是在下午往回返,很少有這么晚的。

    停車場空空蕩蕩,沒剩下幾輛車。一幫人呼啦啦的上了大巴,領隊情緒頗高,戳在前面大聲道:“注意了啊!我正式宣布,盛天市白領戶外交友群第一次集體活動,即將圓滿結束……讓我們期待第二次的相聚!”

    “哇哦!”

    “啪啪啪!”

    “難忘今宵,難忘今宵……”

    大家都很捧場,有的歡呼,有的鼓掌,有的還唱起歌來。

    倆姑娘坐在后面,跟氣氛格格不入。尤其膽小的那個,她喝了好大一瓶水,才從緊張害怕中逐漸緩解,忽地忿忿道:“騙子!他不是說沒蛇么?”

    另一個要理性些,斟酌道:“他可能,可能怕我們不敢走吧。”

    “那也是騙子!萬一我們被蛇咬了……”

    她自己都頓住,抬頭瞧了閨蜜一眼。

    倆人心思相通,急忙忙的翻出那個布囊,解開往手里一倒,卻是三顆棕色的,龍眼大小的,好像藥丸似的東西滾了出來。

    “這是什么?”

    膽小妹捏來捏去的特好奇。

    “這好像是……”

    另一個湊近聞了聞,不確定道:“香?”
西宁快3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