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六章 他可以登塔,你不行!

    感謝‘飄零人i’兄弟的萬賞,夏天拜謝,加更今天木有了,不過有拖無欠,忙過這陣一定補上。

    ***************

    黃少宏離開地下避難所,前往卡林圣地,為了避免被短笛大魔王和鶴仙人注意到,他沒有用舞空術也沒有動用鳳翅雙翼,而是駕駛一輛懸浮跑車做為代步工具。

    黃少宏開著懸浮跑車走了兩天,按照龜仙人的指點,終于找到了卡琳圣地。

    說起來‘西都’和神秘的‘卡琳圣地’都在一片大路上,要是與現實世界對照的話,都屬于北美大陸。

    卡林這個地方,之所以被稱作圣地,是因為在圣地的中心,有一根聳入云霄的金屬圓柱,這根上面雕刻著各種繪畫圖騰的巨大金屬圓柱,就被世人稱為,卡林塔!

    ‘聳入云霄’四個字或者有些不直觀,或許換一種描述,更能讓人深刻的體會到這是一種怎樣的高度。

    就是當黃少宏站在卡林塔下,向塔頂上仰望的時候,驚訝的發現,憑借他的眼力根本看不到盡頭。

    黃少宏自己都覺得這件事,荒謬到有些扯淡了。

    憑他的眼力不說眼能觀測月球表面,但在沒有阻礙物的況下,看個幾十公里應該沒什么問題,但此刻入眼望去,盡是筆直的塔,根本看不到盡頭。

    ‘嗖’

    一塊石子慢悠悠從他后飛來,目標是他的腦袋。

    黃少宏頭也不回的用手一擋,那石子立刻就倒飛了回去,力量、速度、軌跡,幾乎半點不差。

    他也是給扔石子之人一個教訓,對方要存了傷人的心思,那打過來的石頭力量多大,反彈回去的力量也是多大,這叫以彼之道還彼之。

    ‘啪’

    “哎呦!”

    隨著一聲清脆的石子擊中腦殼的聲音,一個清脆諾諾的呼痛之聲,在后不遠處響起。

    黃少宏回頭一看,就見一棵楓樹的后面,露出一個小腦袋來,卻是一個四五歲大小的可男孩。

    此時小男孩正用手吃痛的揉著額頭。

    見到黃少宏看來,他先嚇了一跳,回就要逃走。

    可能是考慮到彼此的差距,小男孩剛邁出一步,復又站住了腳步。

    轉回對著黃少宏呲牙怒道:“你這個壞銀,我爸爸去抓魚了,很快就會回來的!”

    這可的小男孩,穿著傳統的印第安服飾,讓黃少宏一下就確定了他的份,烏巴,原劇中圣地守護者的兒子。

    他好笑的向前兩步,烏巴就害怕的退后兩步,同時色厲內荏的警告道:

    “你別過來,我很厲害的,專打壞銀!”

    黃少宏站住不動,笑道:“你怎么說我是壞人啊?”

    烏巴揉著腫起來的腦門道:“你用石頭打我,你就是壞銀?”

    黃少宏好笑道:“咱得講理啊,是你用石頭扔我的,我只是擋了回去而已!”

    烏巴揉著額頭的手一滯,好像陷入了思考之中:“是這樣嗎?”

    ‘嗖’

    就在這個時候,遠處尖銳的金屬破空的聲音襲來,一桿木柄金屬槍頭的長矛,穿過樹林,直朝黃少宏飛來。

    面對襲來的長矛,黃少宏躲也不躲,就含笑站在原地,盯著長矛飛來的方向。

    ‘咄’

    那長矛正好插在黃少宏前,巨大的力量讓長矛的木柄急顫動起來,發出‘嗡嗡’的急速震顫之聲。

    長矛飛來的方向,一個兩米多高的印第安壯漢,邁著大步走了過來,大聲道:

    “趁著我還沒有發火之前,從這里滾出去!”

    黃少宏本來正要解釋自己是來爬卡林塔,尋找天神拯救世界的。

    此時聽對方這么一說,干脆把自報家門這一環節壓后,先心里痛快了再說。

    他朝來人勾勾手指:“來,發火一個給我看看!”

    那印第安壯漢立刻大怒,大步上前抬手就朝黃少宏抓了過來。

    這人不但個子高,手掌也大,和蒲扇一樣就罩了下來。

    黃少宏不躲不閃,只抬手抓住對方掌緣,拇指在這人勞宮上一按,這印第安壯漢瞬間半邊體酸麻,腳下一軟,單膝跪在了他的面前。

    黃少宏呵呵一笑:“你太高了,我這人不喜歡抬頭看人說話,現在感覺好多了!”

    那壯漢此時半邊體酸麻,雖然憤怒的想要掙扎,卻一點力量也用不出來。

    這時候,原本躲在樹后面那個可的小男孩,從樹后面搖搖晃晃的跑了出來,抬起乎乎的小拳頭朝黃少宏的大腿打了過來:

    “快放開我爸爸,你這個壞銀!”

    黃少宏將壯漢的手掌松開,然后彎下腰一把將這小孩抱起:“放下你爸爸可以,不過你得讓我抱一下!”

    他說著先揉了揉小孩子的頭發,然后手上發力,將小男孩朝高空拋了上去,這一拋至少將小男孩扔起幾十米高。

    此時不但小男孩驚慌失措的亂叫,就是地上跪著的印第安壯漢也被嚇得大驚失色,他想起救人,可剛一用力,那酸麻感再次襲來,只站起一半,體就不聽使喚摔倒在地上。

    只能眼睜睜看著自己兒子從高處落下來。

    黃少宏雙手一抄,輕飄飄的將小男孩接住,肩膀一沉就將對方從高空墜落的力量全部化解,沒有讓這可的小孩受到一點傷害。

    “好不好玩?”

    黃少宏大笑著又把小男孩高拋起來,這一次拋的更高。

    扔起小男孩之后,他還抽空低頭對著地上的印第安壯漢道:

    “我雖然松開了你的道,但想要血脈暢通,還要等個幾分鐘,所以你也不用掙扎了,休息一會就好了!”

    印第安壯漢嚇得指著上面:“拜托你看上面,別看我!”

    黃少宏哈哈一笑,頭也不抬,就在壯漢驚駭絕的眼神中,雙手再次一抄,又穩穩的將那孩子接住,然后再次向高處拋了上去。

    那小男孩一開始還嚇得哇哇大叫,可被黃少宏拋了幾次之后,隨著每一次的飛起落下,害怕的驚叫就變成了嘻嘻哈哈的歡笑之聲。

    黃少宏完全卸去了小男孩從高處墜下的沖力,讓其體會到了飛行一般,自由自在在的感覺,沒有了先前的害怕,小孩子自然高興起來。

    地上的印第安壯漢此時再傻也知道對方這是在和自己兒子玩耍,并沒有敵意,等上的酸麻感消失之后,并沒有再次攻擊,而是有些慚愧的站在一旁,但臉上還是帶著擔心的神色。

    等黃少宏將小男孩放下的時候,壯漢才一把接過自己兒子,這時候他的心才算完全放下。

    然后向黃少宏道歉道:“我叫勃拉,真不好意思,剛才我還以為你在欺負我兒子,對了我兒子叫烏巴!”

    烏巴拍著手,朝黃少宏說道:“叔叔,剛才的游戲真好玩,能不能再讓我玩一會?”

    勃拉剛才見自己兒子被拋那么高好懸沒嚇出心臟病來,現在怎么肯讓自己兒子再來一次,連忙呵斥道:“不要麻煩叔叔了,玩一會已經夠了!”

    他說完笑著對黃少宏道:“你哄孩子的方式真特別,你在家里一定喜歡和自己孩子這么玩吧!”

    誰料黃少宏搖頭否定道:“怎么會!我那可是親生的!”

    勃拉瞬間一頭黑線,對黃少宏剛剛升起的好感立刻無影無蹤,他真想朝對方怒吼,我兒子也不是撿來的啊!

    黃少宏隨即哈哈一笑:“開個玩笑,我還沒有孩子,不過我其中一個老婆已經懷孕了,是個女孩!”

    勃拉這才釋然,跟著笑道:“女孩也不錯啊,比男孩聽話多了!”

    烏巴揮舞這小手抗議道:“其實我也很聽話的!”

    黃少宏摸了摸烏巴的頭發,這才說起自己來此的目的,他將短笛大魔王的事一說,然后說自己想要尋找卡林塔上的仙人,來解決短笛大魔王的事。

    “是這樣啊!”

    勃拉聽到短笛大魔王的名字,也是皺起了眉頭,顯然也是聽過這個名字的。

    他嘆了口氣:“不瞞你說,我就是這卡林圣地的守護者,我們族人祖祖輩輩都住在這里守護卡林塔,而這座塔的確也有著仙人的傳說!”

    “故老相傳凡是以自己的力量從塔底爬到塔頂的人將會在塔頂遇見一位仙人。如果喝下了那個仙人贈送的仙水的話,那么他的力量就會增加好幾倍。”

    “從古至今數不清的勇士向這座塔挑戰,可是全部的人都失敗了,有的人雖然沒有登頂,但卻能成功返回,可有些人因為爬的太高沒有力氣返回,就從高處掉下摔死了!”

    勃拉說到這里又是一嘆:“其實我年輕的時候也曾爬過卡林塔,卻也沒有成功,我一直以為傳說只是傳說,或許這塔根本就沒有盡頭!”

    “你把拯救世界的事,寄托在傳說上,我覺得希望太渺茫了!”

    黃少宏搖頭笑道:“以前有人上去過,只不過你不知道而已,放心吧,這一次我一定能登頂的!”

    他說完已經雙腳浮空,用舞空術飛了起來,朝下面看得目瞪口呆的父子擺了擺手:

    “等我下來咱們再聊!”

    ‘嗖’

    舞空術被黃少宏用‘氣’全力催動,讓他的體像離弦之箭一樣,飛速的朝高空去,轉眼之間就已經超過半空的云層,然后繼續向上。

    抬頭依舊是筆直的塔,根本看不到塔的盡頭。

    黃少宏一口氣飛了幾個小時,依然看不到塔頂,他終于覺得不對勁了。

    他知道卡林塔是非常高的,原劇中小悟空第一次來的時候,以那貨非人的速度和體力,也爬了一天一夜,到第二天才成功登頂,可見這卡林塔有多高。

    正因為知道這些,黃少宏一開始并未在意,可這個時候,連地球都看不到了,他還沒有看到塔頂,這特么就說不過去了吧。

    而且他飛行的距離,估計從地球往返月球都夠了,現在就是傻子也知道其中有問題啊。

    黃少宏還記得原劇中,曾經提過,說爬塔的人,如果不想靠自己的力量爬上去的人是永遠看不到塔頂的。

    這一點黃少宏當時就想過了,可他這個舞空術,明明就是自己的力量啊,難道靠著能力飛行也被上面的貓仙人視為作弊嗎?

    黃少宏不信這個邪,后背鳳翅雙翼展開,人已經化成一道火線,以超音速飛行的速度,朝上疾飛而去。

    可尷尬的事發生了,明明趕到塔在飛速的后退,他自己則急速的上升,但忽聽旁邊有人叫他:

    “黃大哥,你在這發呆干什么啊?”

    黃少宏猛地一怔,轉頭看去,就見到小悟空這小子,用紗布包裹的雙手抱著金屬塔,正向自己打招呼呢。

    他不可思議的問道:“喂,你怎么來了,還有你爬塔怎么可能跟上我的速度!”

    “我剛醒過來就聽說黃大哥你來卡林塔了,咱們不是約好一起來的么,所以我就隨后跟了過來!”

    黃少宏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可是我一口氣飛了幾個小時,你爬怎么可能跟得上我?”

    小悟空低頭看了看,然后又詫異道:“這里離地面也不是很高啊!”

    黃少宏一聽也低頭看去,就見他離地面的高度也就不到一萬米,可他剛剛確實是連地球都看不到了啊。

    猛然黃少宏臉色一變,這尼瑪是中了幻術了啊!

    怪不得有些人永遠爬不到塔頂,不用問,肯定都是塔頂那只貓精搞的手腳。

    合著不手刨腳蹬就不是自己的力量是吧?這特么是欺負人!

    黃少宏可是記得,后等孫悟空他們長大的時候,直接用舞空術還能飛去天神呢,憑什么到自己這里就不行。

    朝著上空狠狠豎起一根中指,這梁子算結下了,此仇不報,本天師丟不起這人!

    現在讓黃少宏和小悟空一樣往上爬,他做不到,這不就算在別人面前認栽服軟了嗎?

    眼睛一轉,黃少宏就有了主意,他讓小悟空爬,他自己則保持和小悟空同樣的高度往上飛。

    這樣小悟空符合規則,他要是能登頂,那么同樣高度的黃少宏自然也能登頂!

    要是貓仙人敢破壞規則,繼續玩這幻覺之類的東西,不讓兩人登上塔頂。

    那黃少宏也不介意用自己的手段,將這卡林塔直接給拆了,等你貓仙人掉下來的時候,咱們好好掰扯掰扯!

    果然黃少宏的想法還是有效果的,小悟空爬了一天一夜,他也飛著跟了一天一夜,第二天一早,終于遠遠的的看到了塔頂。

    看到塔頂,小悟空精神大振,手腳并用如同一只猴子飛速的向上竄去,黃少宏也不緊不慢的朝上飛去。

    那塔頂中間是一個巨大的平臺,周圍有庭柱支撐,上面有扁圓形的巨大穹蓋,整個塔頂看上去就像一個巨大的漢堡仿佛。

    在塔頂平臺的下方,有四個圓形的窟窿,可以讓爬塔的人由此進入。

    小悟空想要從那窟窿里鉆進去,黃少宏卻道:“小子,過來,那狗洞是人鉆的嗎?我帶你飛上去!”

    小悟空一個縱脫離了塔,一把拉住黃少宏伸過來的手,被其帶著朝塔頂二層飛去。

    到了二層巨大的平臺上,黃少宏一眼便見到正有一個貓星人直立站在那里,手里還抱著一根木質拐棍,正瞇著眼睛打量著兩人。

    他將小悟空扔了過去,這小子在空中一個翻就落到那平臺上。

    黃少宏也催動舞空術飛了過去,可就在這時,那正打量著他的貓星人忽然將手中的木拐朝他飛擲了過來。

    那木拐被這貓星人一擲,化作流星一般朝黃少宏轟了過來,速度、力量,竟然比炮彈還要剛猛。

    黃少宏形一閃,躲了開去,那貓星人伸手虛抓,本來飛出塔外的木拐,瞬間倒飛回去重新落在那乎乎、毛茸茸的貓爪之中。

    “什么意思?”黃少宏眼神一厲,這貓星人是要搞事啊!

    貓星人指著小悟空,對黃少宏道:“他可以登塔,你不行!”
西宁快3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