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三十七章 后手

    死亡守衛巴斯顯然沒有完全摸清楚這個世界的真正底細,但是來自星際戰士的傲慢讓他無所畏懼,天空中飛過的奸奇巫師盡管強大,但是他并不放在眼里,他在亞空間里宰過更強大的東西。

    遠處戰火紛飛的戰場,巴斯連關注都懶得關注,他打過太多比那更激烈的戰斗,這些不過是原始人之間互相丟石頭的玩鬧罷了;手下那些納垢先鋒口中的傳奇強者,巴斯也并不在乎,他不止一次見過基因原體,雖然這些記憶都模糊不清無法回憶起細節,但是他依然足夠自傲。

    徐逸塵在原地踩死了不知道多少只納垢靈,這些小東西就像無窮無盡一樣,不斷蹦出來勸說徐逸塵改變自己的立場,相比于奸奇不斷尋找機會從底層動搖自己的信念,納垢的手段更像唐僧,直接把所有好處都擺在明面上,然后派自己的手下翻來覆去的勸說。

    灰騎士赫然發現自己真的對那這些不怕死的納垢靈沒什么好辦法,隨著他不斷的殺戮,突然跳出了七八十只納垢靈仿佛牛皮糖一樣掛在他的盔甲上,纏繞著他,不斷絮絮叨叨。

    隨著【純凈之火】陡然爆發,這些納垢靈就像被點著的蠟燭,一個一個被燒成灰燼,但是在它們隨風飄散的最后時刻,依然在不斷強調著另一個世界是多么精彩,納垢是多么慷慨,這個世界是多么糟糕等等。

    徐逸塵在自己身邊直接布下了一個亞登法印,新出現的納垢靈頓時像掉進了油漆桶里一樣在空氣中沉浮。

    灰騎士快步朝著納垢戰幫的方向奔跑,一路上不斷從天空中掉落的納垢靈噼里啪啦的砸在地上。

    作為一個星際戰士,巴斯的感知能力已經大不如前了,他的神經系統早在幾千年前就壞死了,他的眼睛里滿是寄生蟲,耳朵不知道丟在哪個戰場上,大量被納垢賜予的小生命,以他的身體為家生長繁衍,這些東西代替他成了新的感知系統。

    現在,這些小東西正在告訴他,一個和他體型差不多大的敵人正在飛速靠近,巴斯的嘴角扯出了一個大大的笑容,一塊原本黏在臉上的腐肉啪嗒一聲掉在了頭盔里。

    從心底深處,那源自星際戰士的本能,一直帶給巴斯一股淡淡的危機感,似乎這個世界有什么藏在背后的陰謀,隨時會把他吞噬,但是同樣來自星際戰士的傲慢,讓他無視這種說不清道不明的威脅感。

    一直到那個該死,不知道從哪冒出來的星際戰士新兵向他發起沖鋒,死亡守衛戰團的巴斯終于恢復了一些記憶,記起了自己到底是怎么來到這個該死的世界的。

    “不......”巴斯發出了一聲無意的呢喃。

    “巴斯,你被泰豐斯大人選中去參與另一個瘟疫之主的任務。”巴斯想起了他是如何在戰場上被極限戰士戰團的雜種打的落花流水,然后被泰豐斯那個不敬原體的叛徒的手下從尸體堆中拖走的。

    他記得自己是如何被瘟疫記賬官拖到手術臺上,也記得他們是如何用勺子挖掉自己那些腐爛的腦組織的,大量的記憶隨著那些爛肉被扔到了外太空。

    “忘記你的過去,我們可不想讓你的記憶給那個世界的可憐蟲們帶來什么意外,打擾瘟疫之主日復一日的收割。”瘟疫記賬官哈哈大笑著把一大團古怪的蟲子塞進了自己空空如也的腦子:“等你們足夠接近的時候,嘭,你就會把那個瘟疫之主感興趣的人類直接帶到我面前,帶到泰豐斯大人面前。”

    隨著腦組織的不斷恢復,巴斯看著遠處沖過來的徐逸塵轉身就跑:“該死的!別再靠近了!這是一場陰謀!我們都會死的!”

    沉默和固執是你對抗混沌最好的武器,徐逸塵,灰騎士最高大導師的話讓徐逸塵對巴斯的話充耳不聞。

    一個野生的星際戰士,即使是已經墮落的星際戰士,對新華夏來說也太重要了,他們的技術水平到底有多高?他們常用的戰術,裝備的武器盔甲,以及戰斗中的經驗,對科學院來說,價值都太高了。

    巴斯邁動著自己沉重的步伐,他能感覺到體內那些不知名蟲子正在活躍,它們感受到了目標的存在,正在蠢蠢欲動。

    徐逸塵開啟了黑大衣上的【反重力符文翼】減輕自己的自重,加快了速度,對方見到他第一眼轉頭就逃這有點出乎自己的預料,但是這更堅定了自己要從對方身上獲取跟多信息的決心。

    鑰匙?臺階?徐逸塵向著納垢靈絮絮叨叨說的話,他打算把這種事交給科學官們來頭疼。

    而在戰場上空,隨著幾個真正隱藏在幕后的混沌神選開始收網,整個戰場突然為之一靜。

    即使是最弱小的凡人也感到了危險,仿佛有什么猛獸盯上了自己。

    這種感覺不止出現在人類一方中,也同樣出現在混沌魔軍一方。

    逃亡隊伍中那些經過無數磨難才走到這里的凡人,就這么在喬恩副團長的眼前瞬間化成了一攤血水,甚至沒給這位傳奇強者一點反應時間。

    隨后是那些戰場上受過傷的傷員,他們只比難民們多堅持了三秒,也毫無征兆的化為一灘血水,只留下空蕩蕩的盔甲立在原地。

    “發生了什么!”喬恩副團長的聲音中多了一絲驚慌:“結陣!聚在一起!”

    當人類一方亂成一團的時候,混沌魔軍中數量最多的炮灰,那些死而復生的活死人,被腐化的動物,都一同化為了血水。

    地面上除了恐虐神選之外,另外己方的混沌代理人也同樣驚疑不定,它們也不知道發生了什么。

    “顱祭顱主,血祭血神。”恐虐神選突然露出了一個微笑:“萬物皆是吾主手上的棋子,或早或晚罷了。”

    隨著它的話語,戰場上人類一方的主力,那些士氣高漲以為自己有機會反撲的eu玩家,突然沉寂了下去,大量無主的裝備稀里嘩啦的掉了一地。
西宁快3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