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三十八章 影響兩個世界的陰謀

    原本熱鬧非凡的戰場就這么死寂了下去,連史坦尼斯都在震驚中愣了好幾秒。

    在幾秒鐘時間里,僅剩的幾百名實力比較出眾的玩家也在恐慌中消散而去,遠在后方的指揮部面對陡然空出來通訊屏感到驚慌不定,他們甚至不知道戰場上發生了什么。

    防線這一側的玩家目睹了戰場上發生的一切,都以為自己瘋了,少數把情況上報的玩家也沒有得到任何回應。

    隨著玩家主力部隊一同消散的還有混沌魔軍中超過百分之九十九的有生力量,無論是納垢,色孽,奸奇還是恐虐的信徒,在這種力量下被一視同仁,力量等級成了唯一的尺子,實力不夠的直接被化為血水。

    “到底是怎么回事!”一個幸存的色孽冠軍拔出自己的戰劍向空氣不斷揮砍,宛若過境風暴一樣兇猛:“是誰在攻擊我們?”

    它手下剛才還有足足一萬多人,結果一瞬間就剩下了它一個光桿司令。

    “這一次血祭血神,也祭圣奸奇。”天空中蒙著面的幽靈看著下方突然空曠起來的戰場,語氣中滿是愉悅:“希望我們下次還會有這么愉快的合作。”

    它說話間就凝聚出一道黑光射向隔壁的‘盟友’,那位‘盟友’也早有準備,一把血色箭矢突然射出。

    各自心懷鬼胎的合作者在空中激戰了幾回合,發現奈何不了對方,立刻偃旗息鼓,各自收割起了祭獻法陣內的靈魂。

    在地面上,和光輝十字騎士團打成一團的冠軍戰幫主力也消失不見了,只留下一地盔甲和重型武器,幸免于難的冠軍武士只有三個。

    喬恩副團長以自己為核心,把軍陣的效果發揮到了最大,居然真的抵抗住了那股隱晦的腐蝕力量,保住了大部分騎士的命,當然也包括新華夏玩家的命。

    史坦尼斯在最后一刻護住了一支比較深入戰場的歐羅巴人隊伍,人數不到三百人,這就是那八萬人隊伍最后的幸存者。

    以玩家的角度來看,戰場上除了邊境騎士團成員靠著軍陣帶來的整體效果,所有等級低于十八級的生物,都在十秒鐘之內,化為一攤血水了。

    這意味著,戰場上絕大部分士兵都突然消失不見了,這些生物化為的血水甚至淹沒了幸存者的膝蓋。

    “你們的陰謀?”色孽的神選是一位俊美異常的男子,如果不是那身淡紫色的盔甲,滿是色孽圣痕的圖案,你甚至意識不到他是個腐化者。

    “無可奉告。”恐虐神選端坐在自己的血碾獸上回了一句,然后不聲不響的朝著后方退去,沿途所有幸存的血神信徒都一言不發的加入了隊伍。

    戰爭結束了,以一種誰也不想看見的方式,戰爭的雙方都失去了自己全部的士兵。

    對徐逸塵也同樣如此,那個墮落的星際戰士在他面前化為了一灘膿水,只留下了破舊不堪的盔甲。

    在他和徐逸塵中間,仿佛有一條線,正好把整個納垢戰幫一分為二,和巴斯一起過線的那半部分全都化為了膿水,線另一側的戰幫成員則毫發無損。

    徐逸塵親眼看著自己身前不到一米的位置,一個原本打算攔截自己的瘟疫使者連放下武器的機會都沒有,就原地融化了,那條線顯然就畫在了自己面前。

    如果說這件事里面沒有針對他的意思,徐逸塵會覺得自己的智商收受到了侮辱。

    “下次,它們得把計劃做的聰明點。”徐逸塵的耳邊傳來了一聲尖笑聲,是奸奇一如既往保持的風格:“我簡直不敢相信,連那個每天熬毒煮屎的胖子也開始動腦了,哈哈哈!”

    聲音逐漸遠去,對方似乎相當開心。

    徐逸塵抓起一個被嚇呆了的瘟疫戰士扔進了‘死亡圈’內,對方除了渾身顫抖沒有更多的反應,才放心的走了進去,他的目標是那堆被遺棄的星際戰士盔甲。

    灰騎士最高大導師不止一次和自己強調過,這種鎧甲對阿斯塔特修士的重要性。

    雖然那玩意看起來已經像一團垃圾,到處都是空洞,腹部甚至刻意的開了個大口子,以方便那位腐化修士向外展示他裂開的腹部,以及那里異化的第二個口器。

    但是新華夏人沒選的,有的借鑒總比沒有強,徐逸塵用【戰禍】大劍挑起了體積最大的胸甲,那位被腐化者融化后直接變成了一灘墨綠色的膠質,像鼻涕一樣黏在盔甲內外。

    好在【純凈之火】可以清理這些惡心的殘余物質,徐逸塵伸手在粘液里不斷摸索,把盔甲所有部件都收集了起來。

    然后血潮來了,徐逸塵看著幾百米外仿佛海浪一樣席卷過來的血水,終于意識到,這次混沌到底搞出了多大的事情。

    一天之內超過十萬玩家被屠戮,即使是被混沌爆頭痛毆了半個月已經習慣了傷亡的歐羅巴人也有點受不了,這一仗幾乎他們幾乎失去所有預備隊。

    這種驚愕狀態一直延續到了幸存的eu玩家,和邊境騎士團成員開始返回方向才被打破。

    前線指揮官們幾乎被接二連三的消息打擊到抑郁,壞消息是所有踏出防線的玩家都犧牲了,好消息是混沌魔軍的損失比人類大得多,它們現在甚至都開始撤退了。

    原住民施法者在現場勘察的結果是這次的陰謀恐虐是主謀,之前所有的戰斗顯然都是這次祭獻法陣的催化劑,每一個戰死的生命都為這次祭獻儀式做出了貢獻。

    但是原住民們看不穿混沌這一次到底想得到什么,從明面上來看,它們放棄了自己的大軍,唯一換取的就是歐羅巴人那不到十萬人的部隊。

    就算那支部隊是全員超凡者,這筆買賣看起來似乎也不太合適。

    而在現實中,火炬木組織已經快忙瘋了,那將近十萬個玩家,在現實中同樣化為了一灘血水,連尸體都沒有剩下。

    這是足以撼動世界的大新聞,即使是火炬木組織也無法完全掩蓋起來,混沌似乎再用這種手段給準備執行降維計劃的eu打了個招呼,宣告它們在兩個世界的統治力。
西宁快3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