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三十九章 我們有原罪

    “你們瘋了么?”凱瑟琳感覺自己的理智正處于崩潰的邊緣,電話對面的是火炬木內部一個支持降維計劃的高層:“你們剛剛在游戲里損失了十萬人!一次性十萬人的損失,你們哪來的勇氣繼續執行降維計劃?”

    “這就是資本力量了,凱瑟琳,整個eu都建立在資本的力量上,你不知道么,從兩年前開始各大集團就開始在游戲內布局了,降維計劃展開后,一夜之間將會造就上千個有無限資本力量的超凡者家族。”電話另一側的高層心情愉悅,似乎并沒有受到十萬人集體死亡事件的影響:“這么多年了,資本的實體擁有者終于等到這一天了,資本將會等同于力量,壽命,只要你手里還有資本可以揮霍,你就是真正意義上的人上人,你,你的后代,后代的后代,永遠凌駕于勞苦大眾之上。”

    電話另一側的聲音讓凱瑟琳的汗毛林立:“你以為他們不羨慕那位大終產者閣下么?只是不是每個人都有勇氣放棄那么多,去擁抱永生,但是降維計劃可以打消他們的一切顧慮,我們已經做了很多次實驗,對單一生物體而言,兩個世界之間的分別微乎其微。”

    “這不是資本的力量,你們這是......天吶,你們!”凱瑟琳突然開了竅一般,整個人觸電般顫抖:“資本這個概念也是奸奇提出來對么?對人類的侵蝕早在幾千年前就開始了,現在不過是進入了收尾階段?”

    “你總是那么聰明,又如此的遲鈍,在火炬木的時候大家都不喜歡你,因為你太刻板了。”電話另一邊的聲音輕佻的說道:“你說那些我一個字都聽不懂,但是別以為其他勢力就比我們干凈,我們只是先他們一步掀開了遮在眼前的樹葉,然后接受了現實而已。”

    “無論我們現在做什么反應,降維計劃都無法阻止了是么?”凱瑟琳用盡了自己最后一點力量才克制住癱軟下去的趨勢:“既然如此多給我一點有用的情報,看在我們多年的交情上!”

    “總是那么天真,凱瑟琳,總是那么天真。”電話另一側的聲音沉默了一會才開口:“我不能說更多,畢竟在真正的力量面前,我們只是可笑的棋子,我只能說沒希望了,凱瑟琳,越早接受現實,越早解脫。”

    “再多一點,求你了!”凱瑟琳不肯放棄,依然祈求著:“這個世界對你們來說都不重要了,還有什么可隱瞞的?”

    “好吧,最后一次合作哈?”電話另一側的聲音嘆了口氣:“降維計劃已經完成了最重要的部分,你現在聯合新華夏對我們發起全面進攻也阻擋不了我們了,降維計劃并不需要游戲登錄器來操作,我們采用的手段是魔法,是靈能,唯獨不是科學,所有你泄露給有關部門的情報都是我們故意讓你看見的,我們在全國范圍內安裝特殊裝置,也是個幌子,降維計劃不需要通過傳統意義上的通訊網絡把人拉入游戲。”

    “既然你們有了這樣的手段,為什么不干脆把整個世界都拉進去?”凱瑟琳主動反擊道:“你在騙我,老朋友。”

    “不是那么算的凱瑟琳,我們的技術只能拉我們自己人,也就是傳統意義上的eu人,從我們出生那天我們就被打上了標記,那是源自我們血脈和基因的標記,那是我們的原罪”電話另一側的人似乎來了興致,想完全摧毀凱瑟琳的抵抗意志,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凱瑟琳這樣的人,深深的刺痛了他的心。

    “其他人有其他人的原罪,我們有我們的,降維計劃只能作用在我們自己人身上,你同樣跑不了凱瑟琳,我給你指條路,你可以離開地球,降維計劃開始時你可以躲到新華夏人的月面基地去。”電話另一邊的人說完這句話后沒有給凱瑟琳更多的機會,直接掛了電話。

    “你們都聽見了么?”凱瑟琳迅速恢復了冷靜,對著不斷響起嘟嘟聲的話筒問道。

    “很清晰,凱瑟琳女士,請不要有太大負擔,有關部門不是火炬木,新華夏人不會屈服于命運,我們的立場很堅定。”話筒里傳來了有關部門接線員冷靜的聲音。

    “降維計劃呢?”凱瑟琳問道:“他們用了個小花招把我們都耍了。”

    “我們已經做好了失去eu的準備了。”有關部門成員很坦誠的回答:“但愿他們在游戲世界里能一帆風順,雖然我們都知道那是不可能的,凱瑟琳小姐我們已經給你安排好了最近一班飛往空間站的飛船,為了安全起見你最好現在就動身,我們會在月面基地給你和其他不愿意沉淪的eu人建造新的居住區。”

    “好的,我知道你們的人就在附近,讓他們來接我吧,我現在想用最快的速度離開這里。”凱瑟琳放棄了,掛了電話閉著眼睛深呼吸了幾次。

    一張張犧牲的火炬木成員的臉在她眼前劃過,在地下室那個寧愿自盡也不愿意對她開槍的刺客,那些和她見面后就被暗殺的年輕官員,無數人的臉在她面前飛舞。

    “不,我不能走。”凱瑟琳再次拿起電話,撥通了有關部門:“我改主意了,暫時不會離開,我還想再努努力。”

    “我們尊重你的選擇,凱瑟琳小姐,但是我們的大門一直對你敞開,我們會專門準備一艘飛船等待你出發。”有關部門給了凱瑟琳一個答復:“郭部長授權我們全力配合你,你可以隨時調動我們在eu的力量。”

    “既然如此,安排我會見總統,如果可能找機會給我準備一場面向全eu的直播。”凱瑟琳決定破釜沉舟了。

    “直播不可能,我們可以安排媒體進行直播,但是在eu境內,我們不可能在網絡方面和火炬木抗衡,他們可以直接從物理層面斷開直播信號。”有關部門給了凱瑟琳一個不樂觀的回應。

    但是凱瑟琳顯然不在乎了。
西宁快3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