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2章 在此一搏

    在張青看來,發下大宏愿來超脫,看上去有些道理,但細細的分析起來,總感覺差了一點什么。

    不過這“歷史”里面,卻大都是這樣看上去可行,但實際上卻毫無作用的想法。

    當然,要是有用,那就代表著一條路可以去走了,已經有了大羅這樣的超脫者出現。

    “想要超脫,不能按照上面的想法去施行。”

    張青心中很清楚,這上面雖然不能說都是錯誤的方向,其中確實有一些行之有效的可能。

    但是能夠被記錄上來的,都是已經實驗了無數年的道路,依靠他現在剛剛晉升金仙的新嫩,想要從這里找到適合自己的道路,真的是大海中撈針,幾乎沒有任何的可能。

    “最好的方法,還是從中汲取相應的營養,以自己的方式開辟一條全新的道路。”

    或者他所開辟的道路同樣是錯誤的,但是應當是最適合他的道路。

    張青將這本“歷史”放在胸前,再度沉寂了下去,默默的來回體會那些失敗者們對于超脫的向往與思考。

    紅云道人將張青送入這里之后就離開了。

    這處于火云宮的深處,周圍沒有人敢隨意的進入,只有作為宮主的紅云道人,才能帶人來此。

    哪怕是大羅這樣的超脫者,在沒有特殊理由的情況下,也不能隨意前來。

    但此刻,卻有一個身披紅白色長袍的青年倚著門窗,看著入迷的張青,嘴角露出一絲微笑。

    張青未曾察覺,直到紅云道人重新回轉,看到這青年的時候大駭,低著頭請安。

    那青年揮了揮手,紅云道人恭敬的離去。

    毫無所覺的張青終于再次從歷史中脫離而出,閉目沉思,心中靈光閃爍,一個又一個的想法在他的腦海中飄蕩。

    不僅是他的這一具分身,億萬的分身包括他的主體,都在考慮這無數的可能。

    對于一名金仙來說,思考一千年和思考一個小時,并沒有什么太大的區別。

    每一具分身所擁有的計算和思考能力,早已經超越了所謂的量子計算機不知道多少倍,一個念頭之中,一個宇宙的運轉數據都能輕易的了然。

    花費的時間越多,只能說明在猶豫,是否要去做而已。

    張青沉默許久,將一切都已經在腦海中安排妥當,唯一所需要的,就是他是否愿意用自己的一切去豪賭。

    就在他重重的嘆了口氣的時候,一道聲音在他的身后響起:“是在猶豫是否該去做?”

    “誰!”張青心中猛然一跳,在他的感覺中,四周已經空無一人才對,這聲音究竟是誰發出來的?

    他猛然轉身,看到了身著紅白色長袍的年輕人,“請問,您是?”

    這人的樣貌張青從未見過,但是從轉身看到對方的那一瞬間,張青就知道自己應該是碰到了一個極為了不起的存在。

    因為他已經是金仙的巔峰存在,只有大羅這樣的超脫者,才能在自己的感知中不存在,哪怕對方活生生的出現在自己的面前。

    “我叫張百名。”年輕人笑了笑說道。

    張青有些耳熟,不記得在哪里聽說過。

    但很快,一個很恐怖的念頭一閃而逝,讓他瞬間彎下腰,恭敬的行禮道:“沒想到竟然是人皇陛下到來,失禮了。”

    金仙無需對任何人如此恭敬,張青這么做,只是對于他庇佑人類,鎮壓世間的尊敬。

    有著五位皇者的存在,才讓這人類所屬的至高仙庭成就虛空第一勢力,保證了人類疆域中,不受外族的欺辱。

    越是在域外見到那些人類的遭遇,就越是感懷皇者們的恩惠。

    “不用客氣,你已經成就混元金仙,哪怕與普通的大羅相處都可以算是平等相交。”

    人皇陛下輕言笑道,“來吧,和我坐下來說一說話。”

    話音落下,張青就已經坐在了一方小桌面前,一杯碧綠的茶水正裊裊的散發著煙氣。

    這里已經不再是原先那狹小的房間,而是一座幽靜的小島,四周只有鮮花與青草,看上去讓人心曠神怡。

    “不知道人皇陛下來見我……是為了什么?”

    張青喜歡直來直去,這個世界的仙人也同樣喜歡如此,繞來繞去的說法,很有可能會導致一些錯誤的發生。

    “只是過來看一看而已。”人皇微笑,沒有任何皇者的架子,顯得極為的平易近人,“順便過來給你堅定一下信念。”

    “是嗎?”張青忽然間興奮起來,“我的想法是正確的?”

    作為比大羅還要更高層次的皇者,自然也完全掌握了時間,看到未來這種事情,絕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如果人皇都認為他需要堅定信念,說不定他的未來是已經超脫了。

    “不不不,別這么想。”人皇笑著搖頭,“對于超脫者來說,雖然可以肆意的玩弄時間而不再受到限制,但是想要觀測到同樣超脫的存在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如果你未來超脫,我也不可能會看到這一點,你的未來是未知。”

    人皇輕輕的說道,“任何準備進行超脫的存在,他們的未來都是混沌未明,有著無數種的可能和分支。”

    張青心情稍微有點失落。

    “不過我能預感到,你的想法非常的有意思,如果持之以恒的進行下去,或許真的有可能達到超脫者的層次。”

    人皇站起身來,“但是更大的可能,還是你就此沉淪,從此不再是你自己。”

    想要超脫,當然也會有著更大的風險,對于這一點,張青更是心知肚明。

    但既然人皇都來給他堅定信心了,那么張青還需要去考慮什么?

    “多謝人皇陛下,我知道我該怎么做了。”

    張青拱手施禮,隨后伴隨著微風吹動,身形一下子散去。

    人皇目光幽幽,似乎在看著離去的張青,也似乎透過了未來,看向了遙遠的未知所在。

    張青離開后的瞬間,無數的分身從原本的世界消散,全部回歸了他的本體所在。

    當一切的分身盡數歸來,他的臉色也開始有些紅潤。

    他準備進行著自己的超脫之路,一條被他自己所開創,一條全新的道路!

    是就此沉淪,陷入瘋狂,還是超脫萬物,永恒自在,就在此一搏!
西宁快3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