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6章 百花城城主

    且不說徐子軒的事情,就是百花城主自己,她與蕭塵無冤無仇,實在是想不出自己為何要去編造污蔑蕭塵?

    她雖有自己的立場,奈何她的家族里,卻不知是被人下了什么**藥,竟也紛紛勸她一起對付蕭塵,這讓她又是無奈又是生氣。

    她一個女子,能夠穩坐幾十年的城主,心機手腕自然不是一般人可比,早在她察覺到此事是有人想要算計蕭塵的時候,便敏銳感覺到此事的不簡單。

    明面上看,蕭塵現在是處于劣勢,一個不小心就會被人從城主的位置上拉下來,再倒霉點,殺人兇手的名頭坐實了,無論國君有多看重蕭塵,礙于民眾的呼聲,也不可能對蕭塵完全不動手。

    只是百花城主卻覺得,蕭塵不是那么容易被算計的人,現在不動聲色,不代表就是不知道該怎么辦,這件事情,最好便是不要去參與,如果非要去參與的話,她也寧愿押蕭塵一把。

    今天她好不容易找了個借口,說自己生病了,不方便見客,將各路人馬和她家族里那些懷著別樣心思的人拒之門外,她正覺得自己可以歇一歇的時候,下人卻又匆匆來報,說是蕭塵回來了。

    上一次見面的時候,蕭塵曾說有辦法可以治好徐子軒的病,看在這件事兒的份兒上,百花城主覺得自己有必要提醒蕭塵,于是便又撐著起來,派人前去邀請蕭塵到府中一聚。

    蕭塵一行人在百花城停下修整,正要上船的時候,有自稱城主府的下人前來。

    “蕭城主,我們城主邀請您前往府中一敘,不知您是否有時間?”來的是個上了年紀的下人,瞧著氣勢不是一般仆人,約莫是城主府的管家。

    原錦搖著扇子,朝蕭塵挑挑眉,笑道:“你才這是麻煩還是麻煩?”

    蕭塵也有些不解百花城主邀請自己去城主府做什么,但想到之前的兩次見面,百花城主看著倒是個挺好相處的人,不像是那種工于算計的。

    “你們在這里等我,我去去就回。”

    蕭塵同幾人道,仙罰不太同意,他說:“現在到處對你都是不好的聲音,讓你一個人去未免會有麻煩,還是我跟著你吧。”

    “不必,若真是有人要暗算我,我且等著就是,正好若是對方一直躲藏著不出來,我還拿人家沒辦法,要真遇到了什么意外,我會發信號告訴你們。”

    見蕭塵態度堅持,仙罰也沒有再勸解,同意了他一個人去城主府。

    與此同時,與長河地區相隔千萬里的皇都內,天氣雖晴朗,卻隱有一種山雨欲來之勢。

    “國君到現在還沒有表態,當真是要站到那個蕭塵那邊嗎?”

    “蕭塵到底什么來頭?不是從天澗上來的毛頭小子嗎?何德何能竟然能夠做烏蒙谷的城主?國君這決定真是太兒戲了!”

    “即便他奪得了六國盛會的頭名又如何?不過是在年輕里有些本事罷了,到底還是太年輕,根本無法擔當大任,做事情也沖動!”

    天圣的朝堂之上,歐陽衡人還未到,一群在底下等著的大臣便竊竊私語,嘴里討論的正是最近鬧得沸沸揚揚的蕭塵。

    “國君到!”

    唱和聲響起,眾人下意識閉上了嘴巴,一個個沉默著,大殿也瞬間安靜下來,仿佛剛剛討論得熱火朝天的不是他們。

    歐陽衡從內殿走出來,坐到自己的龍椅上,看著下方安靜的眾人,他緩聲開口:“聽聞有人對我派蕭塵擔任烏蒙谷城主一職有所不滿?不妨仔細說來聽聽,是如何個不滿。”

    殿中一片沉默,沒有人站出來。

    歐陽衡倒是料到了這個情況,沒有太多意外。

    “近幾日有關蕭塵的事情我也大概有所了解,且已經派人去了楓河,會調查清楚情況,也會將蕭塵本人帶到皇都來,各位屆時若是有什么不滿,再宣泄也不遲。”

    說完了蕭塵的事情,歐陽衡也沒有給其他人討論的機會,便轉移到了下一個問題,明顯是不想多談論有關蕭塵的事,在朝堂上混久了的人個個都是人精,自然看得出歐陽衡的態度,也識趣的閉上嘴巴沒有繼續再問。

    朝會持續了大概一個多時辰,放在往日,起碼是要討論個半天的,偏偏歐陽衡沒有要跟眾人討論蕭塵一事的打算,朝會的時間也被大大縮短。

    等到朝會結束,歐陽衡回到內殿的時候,便有大臣來到內殿,稟告他近日的一些情況。

    “國君,今日方家和皇都內其他幾個世家,都有些異動,是否要現在就派人處理?”

    進來稟告情況的是護城將軍,整個皇都的安全都是他在守護,對于城內的風吹草動自然是無比敏感。

    “不慌,且先看看情況。”歐陽衡道。

    護城將軍沒再多說,便退了出去。

    歐陽衡站在窗外,看著外面的朗朗白日,眼底閃過冷光。

    一山不容二虎,若是有了二虎,必定是要爭斗一番分出個高下的,以往都勉強維持住了和平,但這一次,似乎是維持不住了。

    也罷,他既然當初能夠從那么多皇子手中爭搶到皇位,自然也不是什么心善之輩,他也不介意將天圣的國土再擴大一些。

    蕭塵來到城主府的時候,百花城主已經等待多時,看到蕭塵來了,也沒用繞彎子,直截了當說了自己找蕭塵的目的。

    “蕭城主,我只問你一事,當初你說你可以治好我兒的病,此事是真是假?”百花城主臉色有些嚴肅,一雙眼睛盯著蕭塵,不錯過蕭塵的絲毫變化。

    蕭塵挑挑眉,淡定回答:“自然是真話,我與百花城沒有恩怨,沒必要拿這種事情來騙你。”

    得到蕭塵肯定的回答,也看到了蕭塵眼中的自信與冷靜,百花城主一顆急躁的心總算是稍稍安定下來。

    “好,就憑蕭城主這句話,有些事情我也必須要提醒你,此事說來話長,蕭城主還請坐。”

    聽百花城主的語氣,蕭塵已經大概猜到了是什么事情,他沒有立即追問,而是再安排好的椅子上坐下來,擺出耐心傾聽的樣子。

    “近幾日不知蕭城主去了何處?”百花城主先是問。

    “沒有去別的地方,只是跟著朋友去外面歷練一番罷了。”蕭塵笑著答道。

    /txt/85555/

    。_手機版閱讀網址:
西宁快3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