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小說 > 滄元圖

第八集 第二十八章 封伯

    夫妻二人都看著彼此,一時間都沒說其他。

    孟川發現,七月的氣息更有鋒芒,從戰場上歸來的煞氣都還沒完全收斂,顯然最后一段時間,柳七月應該殺戮了許多妖族。

    “你都還好吧?”孟川終于問了句。

    “跟著師父,一點危險都沒有。”柳七月笑道,“一直到最后,我們故意裝作徹底離開北河關。妖族開始大規模進入,我們才和師父一起不停的殺殺殺……厲害的妖王都被師父殺死,我們都是殺那些弱小妖王。對了,你呢?聽說你和張筠封師兄他們越階殺了一位四重天天妖。”

    孟川微微點頭:“我們就那一天最激烈,戰死了好些神魔。可妖族損失也很大,后面的廝殺就緩和許多了。”

    二人談話時,章云虎師兄、楊星舞師姐也走了過來。

    “章師兄,楊師姐。”柳七月也打招呼。

    楊星舞笑道:“孟師弟一來論道峰,就和我們打聽你的消息呢。你們夫妻倆可真是恩愛的很。”

    柳七月聽得笑容燦爛。

    “樊鋮師弟呢?”章云虎問道。

    “他先回洞府了,估計過會兒就會到。”柳七月解釋道,她忽然看到遠處一道身影,有些驚訝,連帶著孟川:“章師兄,我們失陪。阿川,跟我來。”

    “哦?”

    孟川跟著柳七月朝遠處走去,此刻這里數百名神魔三三兩兩聚著,的確太多了。

    “錢鈺?”孟川也發現了。

    遠處錢鈺正在和其他神魔談笑著,他早已不再頹廢,頭發都有少許花白,顯得滄桑許多,可在孟川元神領域感應中,錢鈺的氣息比當初卻強大許多。在大日境神魔中都算強的。

    “錢師兄。”柳七月帶著孟川走過去,他們倆當初也擔心錢鈺,只是后來下山,就沒再見過錢鈺。

    “柳師妹。”錢鈺看到來人,不由露出笑容,“還有妹夫,你們成親,可都沒請我。”

    柳七月連解釋道:“我和阿川在北河關成親,同門們都有各自事情,所以都沒請。”

    錢鈺微笑點頭,隨即看著孟川,眼睛發亮:“妹夫,你可真是了不起,下山才三年,就積攢過五百萬功勞了!這次得封伯了吧。死在你手上的妖王、天妖……可比我們殺得多多了。”

    如今的錢鈺,最佩服那些殺妖王天妖多的同門。

    孟川就如今其中最驚艷的!

    不但斬殺了大量妖王天妖,還和兩位師兄聯手越階殺了一位四重天天妖。

    “僥幸。”孟川說道,“占了些張筠封、楊方師兄的便宜,才積攢到五百萬功勞。”

    “孟師弟,是我倆占你便宜吧。”張筠封、楊方二人笑著走過來,張筠封笑著,“沒你,我們倆怕都丟掉性命了。而沒有我們,你卻能輕易甩脫四重天天妖和妖王。”

    殺黑水宮主的功勞非常大。

    一名黑水宮主,定為一千萬功勞!孟川三人平分,這讓孟川積累的功勞立即突破五百萬,有資格封伯了。

    “當初一戰的確驚險。”孟川說道,“我們三人合力,才僥幸殺了那黑水宮主。”

    “是驚險。”楊方、張筠封點頭。

    遇到黑水宮主,三人合力拼了命成功了。

    而后來的莊孚大妖王?就算三人聯手也沒任何用,差距太大。

    “錢師弟,看你樣子,是轉修煉體一脈了?”張筠封看著錢鈺,驚訝問道。

    “是的。”錢鈺點頭,“我丹田損毀,實力大損,于是去求師尊,師尊就給了我這條路。我人族神魔煉體一脈畢竟是初創數百年,有太多不完善地方,可也需要一位位神魔親身嘗試。有足夠的經驗,才能令法門越加完善。我本就是大日境神魔肉身,轉修煉體一脈,也算難得,師尊單獨為我施展開爐煉體之法,有一半可能失敗,徹底成廢人乃至身死。而我成功了!我如今實力比當初還強上不少。”

    “恭喜恭喜。”孟川、柳七月都開口道。

    “只是你似乎損耗了不少壽命。”張筠封說道。

    “師尊下次再施展,把握就能大許多。”錢鈺笑道,“而且能成功就很不錯了,損失五十年壽命也沒什么大不了。至少我正面硬碰硬,比妖王都強。”

    孟川微微點頭。

    自己父親,就是修煉的煉體一脈,煉體一脈缺陷太大。正常元初山弟子都是禁止修煉,外門弟子倒是可以選,可以選擇這條路的也很少。

    自己從滄元洞天得到的肉身修行體系,倒是很完善,可以單單修行第一步,就需要元神一層,并且需以‘星空晶石’才能入門筑基。自己當時得到的微小晶石就是‘星空晶石’,這是這修行體系原世界才有的,人族世界并無星空晶石產出。

    所以對孟川而言,這一體系修行到‘滴血境’就是極致了。

    人族煉體一脈,倒是不需要星空晶石,只是如今‘錢鈺’這實力就代表了煉體一脈的極限了,還是他本來就是大日境神魔緣故,否則想練成也難。

    ……

    孟川夫妻二人在論道峰上,和很多熟悉的好友都聊了聊。

    隨后才回到洞府,當天下午,孟川夫妻二人則是前往飄雪峰,拜訪晏燼。

    “呼呼~~~~”

    大雪紛飛。

    孟川、柳七月二人并肩來到了那座孤寂的洞府面前,飄雪峰太偏僻太孤獨,至今只有晏燼一人選擇在此。

    “咚咚咚。”敲響洞府的大門。

    大門開啟。

    一名仆人朝外面看了眼,連恭敬萬分:“孟川大人,柳七月大人。”他認識這兩位,因為自從孟川二人下山后,就再也沒同門來拜訪過晏燼了。晏燼也幾乎不和同門來往,孤獨修煉。

    “告訴晏燼,就說我們來訪。”孟川說道。

    “兩位大人請稍等。”仆人微笑點頭,便朝洞府內走去。

    洞府的一間寒冰靜室中。

    這靜室是巨大冰塊雕刻而成,這是晏燼自己開鑿的巨大靜室。

    他盤膝坐在其中,散發著無盡寒意,恐怖之極的寒意在他身體中,卻隱隱有著一絲火熱。

    “咚咚咚。”靜室門被敲響。

    晏燼睜開了眼,眼神冷漠沒有絲毫感情。

    長期孤獨修行令他徹底忘記了感情,他只知道修煉,他的心性也逐漸和黑鐵天書《冰火七絕》的創始者接近,才真正有所小成,火魂之境、冰魂之境都已經練成,如今正在嘗試融合為‘冰火魂之境’,一旦融合成功,即可青蓮神體達到大日境,也能下山了。

    他上山十四年,就有如此成就,也很驚人了。畢竟不是誰都是薛峰、孟川、柳七月的。

    “什么事?”晏燼開口道,聲音中的冷意讓外面仆人都心中一緊。

    “大人,外面孟川大人和柳七月大人來訪。”仆人恭敬道。

    “孟川他們回來了?”晏燼一愣,眼中冰冷消融了幾分,他立即起身往外走去。
西宁快3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