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8 呼哧,呼哧

    回到家,展飛羽關上大門,簡單收拾下殘破的小院后,轉身走進里屋。

    嘩啦!

    懷里抖出碎銀、錢幣散落一桌子,攏共十一兩七百四十二文。

    橫財!

    這是他從王顯貴身上和家里搜刮出來的。

    哼,這老東西一家暴斂多年,果然積蓄了很多不義之財。

    可惜的是,血氣丹似乎被王顯貴吃完了,他的疊浪劍法,劍譜也沒有找到。

    姓名:展飛羽

    境界:原血四級

    陰能:2210點

    武功:旋風十三刀(大圓滿,不可提升),秘技:旋風渾圓斬。

    成就:無

    已獲得成就:書法狂人(14/10000)

    已獲得成就:采藥小學徒(1/100)

    已獲得成就:空翻小王子(21/10000)

    已獲得成就:一刀流(65/3600)

    已獲得成就:挖坑小能手(641/1000)

    “眼下限制我變強的,就是功法。”

    展飛羽看了看屬性面板,微微一嘆。

    到了這一步,離開云谷村,前往更廣闊的天地尋求武道,已成必然。

    他也迫切希望離開。

    “現在的我是原血四級武者,已經有資格加入魚龍幫了。”想到此處,展飛羽心情輕松不少。

    當然,他希望二叔那邊能帶來更好的消息,那位游先生顯然是一位大佬,對他可能是一個重大機緣。

    ……

    一晃兩日后。

    天氣悶熱,蟬鳴如雷。

    噠噠噠,噠噠噠……

    輕快的馬蹄聲遠遠傳來,徑直闖進云谷村。

    “吁……”

    歇在家中的展飛羽心神一動,就聽見門外傳來熟悉的聲音。

    “小羽,小羽。”

    來者不是展虎是誰,展虎推門而入,臉上洋溢著莫大的喜色。

    “二叔!”見狀,展飛羽心情大振。

    然后,他目光一閃,就注意到,展虎斷臂上的繃帶已經解開了,手臂似乎完全愈合,活動自如。

    這才過去幾天?!

    “小羽,事成了!”展虎喜不自禁,“我把你的字送給游先生,他只看了一眼,就十分喜歡,讓我趕緊帶你去見他。”

    抬了抬斷臂,驚嘆絕倫,“游先生真是一位大能人,你看,我的斷臂被他治好了,骨頭已經愈合了七七八八,以后也不會留下什么后遺癥。”

    展飛羽大喜,“那你的那位仇家?”

    “不用擔心,游先生說了,他會幫忙打聲招呼。”展虎笑道。

    展飛羽深吸口氣。

    這就是強者風范,他們的生死危機,人家一句話就輕描淡寫化解了。

    牛逼!

    “小羽,趕緊收拾下,跟我去青陽鎮拜見游先生。”展虎迫不及待了。

    “嗯!”展飛羽把頭一點,立刻去收拾東西。

    其實也沒什么好收拾的,實在太窮了,除開錢財,帶上幾件衣服打個包,提著一把大刀,這就是全部行囊了。

    “呼哧,呼哧!”

    來到大門外,便見到兩匹黑色駿馬。

    “瞧見沒,這是黑鬃駿馬,比我的命還值錢,這是游先生送的,專門用來接你過去的。”展虎樂得合不攏嘴,他每次來都是步行,這次騎馬一路狂奔而來,別提多爽了。

    眼見此幕,展飛羽也是嘿然一笑,心情無比舒暢。

    輕輕撫摸馬脖子。

    黑馬格外溫順,訓練有素,即便是陌生人,也沒有太大的抵觸。

    展飛羽小心翼翼踩著馬鞍騎上去,牽住韁繩,兩腿一夾緊,黑馬就走動起來。

    雖然兩世為人,但他還從來沒有騎過馬,著實新鮮,好玩。

    黑馬向前走出一米。

    “騎馬經驗+1……”

    成就:騎馬(1/100)

    “看樣子,只要我騎馬走出一百米遠就能通關。”展飛羽心頭迅速明了。

    “小羽,會騎馬嗎?”

    展虎也騎上馬,笑著問道。

    “二叔,我先騎馬溜一圈。”展飛羽謹慎地道了聲,騎馬而行,一步步慢走。

    村里人聽到動靜,出來圍觀看熱鬧。

    “這馬好高大,值不少錢吶。”

    “小羽,哪來的駿馬?”

    村民七嘴八舌。

    “哈哈,我家小羽發達了,有位貴人看中了小羽,要接他去青陽鎮拜師學藝,以后啊,小羽跟我一樣,就是魚龍幫的人了。”不等展飛羽說什么,展虎眉飛色舞嚷了起來。

    “小羽遇見貴人了?!”

    “呀,小羽進入魚龍幫了!”

    “小羽厲害,真是好福氣!”

    “小羽,以后富貴了,別忘了鄉親們。”

    一片驚嘆聲中,展飛羽騎馬在村里轉了一圈,很快走完一百米。

    “達成新成就:快樂的小騎手!”

    “哈,這就成了!”展飛羽眼神一亮,身體和腦海中多出了很多經驗性的記憶,感觸,雙手觸摸著韁繩,有種無法形容的熟悉感,仿佛他已經練習騎術很多年一樣。

    “駕!”

    展飛羽輕輕一喝。

    黑馬立刻邁著小碎步加快,再加快,人在馬背上顛婆著,但展飛羽駕馭隨心,身體跟著黑馬調整,完美掌握平衡。

    無論黑馬跑多快,從馬背上摔下來這種事,對展飛羽而言,不存在的!

    “二叔,可以走了。”

    展飛羽心中一喜,招了招手。

    “來了。”展虎哈哈一笑,縱馬追上。

    這時候,陸大寬忽然跑了過來,喊道:“小羽,虎哥,等一下。”

    “什么事,村長?”展飛羽問道。

    “啥東西,你叫陸大寬什么,村長?”展虎神色一愕。

    “二叔,兩天前,村里遭到陰鬼襲擊,王顯貴一家,還有老胡一家,全部遇害了,現在陸大寬是新的村長。”在別人開口亂講之前,展飛羽當即簡要說道。

    “竟發生了這樣的事。”展虎震驚。

    陸大寬走到近前,笑道:“我也想去青陽鎮,一起走?”

    “你去青陽鎮干什么?”展虎問道。

    “王顯貴那老東西,中飽私囊,家里有很多中看不中用的財物,我想要拿去變賣了。”

    陸大寬嘿嘿笑道:“我跟村里幾位老人商量過了,用變賣來的錢,購買兩個奴隸,然后用他們做祭品,獻祭妖魔,這樣我們村子就不用死人了。”

    這事,展飛羽聽說過。

    陸大寬不貪財,還以此法救了村里兩個孩子的命,村民們對他的好感度飆升。

    “好,一起走。”展虎看了眼展飛羽,頷首道。

    隨后,陸大寬叫上兩個人,把王顯貴家里的財物,主要是一些玉器、青銅鼎之類的裝飾品,放在一輛驢車上。

    他自顧自駕著驢車離開村子。

    只是,小毛驢慢噠噠的,自然跑過黑馬,如此一來,展飛羽想要縱馬馳騰,展現一下騎術的小心思,只能留待以后了。
西宁快3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