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8 一錘子砸下

    錘子越來越重……

    展飛羽每次揮動錘子,都不得不解放一部分肉身力量方才能揮得動。

    體能劇烈消耗!

    “重量持續增加,沒有極限嗎?”

    展飛羽不信邪,連續五十打下來,除開錘子不斷加重,反震之力也越發強烈。

    展飛羽每次打鐵,手臂都被反震得顫抖,發麻。

    他的肉身力量不斷釋放。

    原血七級,八級,九級……

    到了原血十級,此時展飛羽經過百練功錘煉的肉身強度,已然堪比真血一級武者!

    當!

    一錘子砸下!

    浩瀚的反震之力爆發開來,燒紅的鐵塊瞬間變為了相片。

    展飛羽眼前的空氣蕩起肉眼可見的漣漪,朝著四面八方席卷開來。

    周遭的鐵匠工人和學徒,隨即全部被掀翻在地,東倒西歪,耳膜震得生疼。

    爐子的火焰也被吹得呼呼作響。

    而近在咫尺的展飛羽,首當其沖。

    第一道強橫的震蕩波,一沖而來!

    霎時間,展飛羽神魂震蕩,腦袋一轟間,體內血氣紊亂如麻,像是煮沸的開水。

    展飛羽心神一凜。

    他的精神力強大,足以抵抗住震蕩,麻煩出現在體內。

    血氣翻騰!

    “這股震蕩沖擊無比詭異,竟然引發了血氣混亂,我的功力越強,傷害反而就越大。”

    展飛羽提了口氣,當即施展錦鯉相梳理混亂的血氣。

    “錦鯉相,以暗勁刺激肉身成長,應該可以化解得掉……”

    展飛羽咬牙忍住,全力施展錦鯉相,體內血氣果然沉穩下來,效果立竿見影。

    百練功果然強大絕倫,沒有辜負展飛羽的期待。

    第二道震蕩波接踵而至。

    但展飛羽此時已經完全冷靜下來,從容不迫應對,在一道道震蕩波的沖擊下撐住了。

    “呼……”

    終于結束了,展飛羽長吐一口氣,先是看了看錘子,表面的魚尾紋變得更加清晰醒目,火光映照下,仿佛有一條蒼龍要騰空飛去。

    再感應下身體,展飛羽臉上頓時浮現一抹喜色。

    經過這次震蕩沖擊,他的身體強度有了小幅提升,血氣居然也精純了一些,仿佛得到了某種錘煉,祛除了雜質。

    “錘子發出的震蕩沖擊,有鍛體和純化功力雙重功效。”

    展飛羽恍悟過來,心頭一喜。

    這一刻,他有點明白為什么班正烈將這個錘子放在鍛造間了。

    能夠做到展飛羽這一步,砸出奇異的震蕩沖擊,其實需要滿足頗為苛刻兩個條件。

    其一,身體力量要堪比真血一級,不然揮不動錘子;其二,要能夠抵抗得住震蕩沖擊。

    乍一看,這兩個條件,任何一名真血級武者都能做到,實則不然。

    真血級武者功力深厚,震蕩沖擊的傷害也是成倍放大的,這個錘子無比詭異,可能對真血級武者造成莫大的傷害。

    所以,能夠激發錘子威能的人,必然是天生神力,或者專門修煉了某種強大的鍛體武功。

    且不說魚龍幫沒有這樣的鍛體功法,更大的問題是,想要將凡人之軀鍛煉到真血級武者那種強度,無異于癡人說夢。

    于是,班正烈想到了一個法子,讓他的學徒通過打鐵來鍛體。

    由此可以看出,班正烈不告訴這些學徒這個錘子的秘密,其實是有極大的的苦衷的,他的苦衷就是……他對這個錘子,了解十分有限。

    不知道應該拿它怎么辦。

    只好一副“隨緣”的架勢,誰行誰就上,緣分天定,指不定就遇到一個有緣人呢。

    念及此處之時,展飛羽肚子開始咕咕叫了起來。

    揮動這個錘子,太消耗體能了。

    加上晚飯還沒吃……

    “周麻子,有沒有吃的?”展飛羽轉頭一看,愣住了。

    此刻,周麻子等人,倒了一地,全部像是看著怪物一樣看著他。

    所有人都是瞠目結舌,震撼莫名。

    “你,你居然揮得動這個錘子?!”周麻子驚呼,表情震撼。

    “這有什么難的,我是鄉下出身,從小就力氣大。不多說了,快給我弄點吃的來。”展飛羽含糊解釋了下,立刻岔開話題。

    “哦,你等一下。”周麻子應了聲,轉身走向不遠處的倉庫。

    很快,他就端來一個盤子,盤子上擺放著一種紅色的肉糕。

    “我們管這個肉糕叫‘大補飯’,雖然不是很好吃,但特別壓餓,吃一頓管飽一天。”周麻子道。

    “哦?”展飛羽目光一閃,拿起肉糕吃了口,一股酸澀的味道頓時彌漫口中,不是一般的難吃。

    忍著怪味咽下去。

    展飛羽練成了雄彘相,消化能力超強。

    須臾間,腸胃里涌現暖意,饑餓感緩緩壓了下去,體能迅速恢復。

    “這大補飯……”展飛羽心頭震驚,“絕對是大補營養品!”

    “這個大補飯是誰做的?”展飛羽問道。

    “班大師讓廚子做的,用獵殺來的妖魔血肉還有一些草藥,按照特殊的秘方熬煮而成。”周麻子回道。

    展飛羽心神一動。

    原來如此,只是讓學徒們打鐵鍛體顯然遠遠不夠,班正烈還準備了大補品。

    展飛羽看著周麻子等人,又想起昨天走掉那兩個人,只暗嘆一聲:“你們是身在福中不知福!錯失了天大的機緣,還怨憤班正烈小氣,人家一份良苦用心,全被扔給狗吃了。”

    這些想法一閃而過,展飛羽大口吃飯,默默使出雄彘相,吃嘛嘛香,味覺一下變了,食物里的每一種營養精華仿佛都被分離開來,在舌尖呈現出不同的味道,又混在一起,變得美味無窮。

    這個大補飯對他太有用了。

    雄彘相,無限存儲能量,大補飯恰好解決了吃什么的問題。

    三下五除二,展飛羽就吃完了一盤子大補飯,露出滿足的表情。

    眼見此幕,周麻子等人肅然起敬。

    大補飯他們都吃過,難以下咽,要不是怕餓,他們根本不會吃。

    從來沒見過有人把大補飯吃出珍饈百味的表情來。

    驀然,洪亮的聲音響起!

    “剛才誰使用‘魚龍錘’打鐵的?”來者正是朱宏,推著班正烈的四輪車。

    “拜見大師,拜見朱前輩。”眾人見此,紛紛低頭作揖。

    “是我。”展飛羽舉起手里的錘子,“這個錘子叫‘魚龍錘’?”

    班正烈與朱宏對視一眼,沉默半晌方才開口道:“你跟我來。”

    “小子,把魚龍錘拿著,快跟上。”朱宏咧嘴一笑,推動四輪車轉身而去。

    展飛羽略一沉吟,跟隨而上。
西宁快3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