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自大是要付出代價的

    方臉男子掙扎著,吊掛的身體轉了過來。

    右眼空洞,鮮血從眼眶里蜂擁而出,順著額頭流向頭發,嘩啦啦墜落向地面。

    他的右眼,就在剛才暗影貓落在的瞬間,被暗影貓剜出來吃了。

    暗影貓動作之快,無與倫比,加上方臉男子被倒吊的狀態,也讓他的痛覺異常遲鈍。

    以致,方臉男子直到此刻,依然沒有察覺到他的右眼沒了。

    見此慘狀,白蝴蝶面色一白。

    “閉嘴,丟人現眼的廢物。”羅姓男子沒有一絲同情,冰冷的視線掃視著周遭的陰影,瞳孔里的雷弧急速閃爍起來。

    白蝴蝶斜睨羅姓男子,眸中閃過一絲厭惡之色。

    接著,她看了看樹梢上懸掛的人,右手一抖,美麗的水袖飄飛出去,劍氣如秋風一般掃出。

    砰砰砰……

    綁住方臉男子的藤蔓節節崩斷,人立刻掉落下來,臨近落地之際,一條水袖托住了他。

    方臉男子驚喜萬狀,爬起來沖白蝴蝶千恩萬謝,提醒道:“那頭暗影貓躲在了樹影里。”

    羅姓男子聞言當即單臂一揮,掌心銀光閃耀。

    倏忽間,一道雷電從他的掌心爆射而出!

    雷電拇指粗細,繚繞著扭曲的雷弧,映照得林間一片雪亮,人不能直視。

    雷電激射過后,樹影下的雜草焦黑一片,一撮撮野火燃燒起來。

    火光驅散了樹影。

    羅姓男子冷目一掃,不見暗影貓,頓時面上浮現陰沉之色,喝道:“暗影貓,我知道你潛伏在附近,快出來受死。”

    暗影貓沒有回應。

    四周異常死寂。

    見此,羅姓男子冷笑不已,雙手舞動,釋放出一道道雷電,擊打在周遭的每一片陰影上。

    “暗影貓,我的‘剎雷’武魂,恰是你的‘暗影’妖魂的克星!

    哈哈哈,你不是我的對手,快出來受死!”

    噼里啪啦之音大作!

    然而。

    暗影貓不知所蹤,沒有被聲勢駭人的雷電逼出來。

    這時候。

    白蝴蝶已經救下第三個人了。

    方臉男子捂著右眼,血水流下來,他的左眼里涌現無邊無際的恐慌之色。

    “不要!”

    方臉男子徒然慘呼,話音卻戛然而止,他的肚子破裂開來,從內部。

    一道黑影破肚而出!

    如此勁爆的出場方式,著實出人意料。

    黑影一揮貓爪,迸放出三道無形無跡的暗影刀刃,迅疾無比攻向白蝴蝶和羅姓男子。

    這暗影刀刃無比奇異,完全隱形,不可捉摸。

    羅姓男子始料不及,站在原地成了活靶子。

    但,白蝴蝶莫名的渾身一緊,水袖一震側移開來,有驚無險成功閃避。

    暗影刀刃一沖而至,羅姓男子心底莫名一寒,感應到了殺身之噩,想也不想,周身驟然銀光暴走,釋放出道道雷電交織形成網狀。

    三道暗影刀刃沖撞在雷網之上,爆發出絢燦的銀光。

    剎那間,雷網被撕裂開來,三道暗影刀刃也只剩下一道,繼續沖向羅姓男子。

    后者大驚失色,狼狽的后仰倒地,暗影刀刃一閃而過,轟向了遠方。

    羅姓男子爬起來,冷厲的面孔上,緩緩浮現一道血痕。

    他的臉上出現一道猙獰的傷口,傷口邊緣血肉翻卷開來,鮮血蜂擁而出。

    羅姓男子摸了下臉,一見到手指上的血,瞬間暴怒,怒不可遏。

    “找死!”羅姓男子抬手一點,立刻一道雷電從他的指尖噴射而出。

    暗影貓冷笑,后足發力一彈而起,一閃跳到了白蝴蝶的身后。

    用她做了擋箭牌。

    羅姓男子全然來不及收功,雷電沖白蝴蝶暴射而去。

    千鈞一發之際,一道殘影驟然沖出,抱住白蝴蝶疾射,瞬移般堪堪避開了雷電襲擊。

    于是!

    暗影貓倒霉了。

    “嗟!”

    暗影貓尖叫一聲,身體被雷電擊中,一個凌空翻身落在地上,背上冒出裊裊白煙。

    暗影貓與羅姓男子都是吃了一驚,轉頭看向那道殘影。

    “大師姐,沒事吧?”展飛羽抱著白蝴蝶,含笑問道。

    “老六!”

    白蝴蝶先是一怔,接著面露莫大的驚喜之色,被展飛羽抱著,臉色微微紅了。

    展飛羽放下白蝴蝶,轉頭冷視羅姓男子,淡漠說道:“自大是要付出代價的。”

    “你是?”羅姓男子目光微瞇,忽的面色一變,冷然道:“你是展飛羽!”

    展飛羽不再理睬落向男子,視線集中在了暗影貓身上。

    “喵!”

    暗影貓突然發出驚叫,它感覺到展飛羽身上散發出的兇獸氣息,渾身上下的黑毛倒豎起來,身子弓了起來,如臨大敵。

    展飛羽提了口氣,拿出火折子點燃。

    暗影貓斷不遲疑,迅速沖向不遠處的陰影,只要進入陰影里,它就能施展本命天賦之一“影遁”,來去自如,誰都抓不住它。

    展飛羽料敵先機,手腕一甩,火折子彈射而出,恰好落在那片陰影的上空。

    火光照耀下,陰影一下消失。

    見此情形,暗影貓怒叫一聲,只得急轉身,兩個貓爪連連揮舞。

    一時間,數十道暗影刀刃迅疾無比殺來,沒有任何聲勢,沒有任何跡象,全部隱形。

    展飛羽丹紅玄瞳開啟,暗影刀刃在他的強大瞳力之下,顯露為一個個暗灰色的刀刃。

    無比迅疾,無比兇殘。

    展飛羽即便開了一檔,他的黃金身軀未必能擋得住暗影刀刃的威力,更別提那些血肉之軀了。

    “黑風破!”展飛羽看得見暗影刀刃,便是運籌帷幄,不緊不慢掐了一個法訣。

    一條巨大的黑色巨蟒瞬間形成,一飛沖出吞噬掉所有的暗影刀刃。

    霎時,黑色巨蟒的肚子急劇膨脹,只聽轟的一聲巨響,黑色巨蟒一爆而開,潰散消失。

    而那些暗影刀刃也一一湮滅,無法逞兇了。

    暗影貓眼見此景,愈發肯定展飛羽不好惹,掉頭就跑。

    展飛羽豈能容它,雙翼猛地一震,身子猶如離弦之箭沖出。

    與此同時,他的手上連連打出火折子,扔向四面八方,斷絕暗影貓的退路。

    不到一個呼吸間,展飛羽追上了暗影貓,獸吼刀晴天霹靂般一斬而去。

    噗!

    滾燙的鮮血濺在了展飛羽臉上。

    獸吼刀將暗影貓死死釘在地上,后者瘋狂掙扎,卻無濟于事,鮮血歡快流出,殺身之噩降臨,勢不可擋。

    很快,暗影貓徹底沒有了動靜。

    展飛羽緩了口氣,拔出獸吼刀扛在肩上。

    “嘰嘰!”

    小家伙鉆出領口,跳到了暗影貓身上,兩只小爪子刨開暗影貓的腦袋,扒拉起來。

    展飛羽以為虛空鼠要吃掉暗影貓,哪想到,小家伙扒拉一通,竟然從暗影貓的腦袋里挖出一顆黑色結晶,只有花生米大小。

    小家伙舉著黑色結晶,邀功一般遞給了展飛羽。

    展飛羽接過,眉頭微皺。

    “魂核!”

    羅姓男子視線落在黑色結晶上,瞳孔一縮,不由得低呼一聲,眼中閃過貪婪之色。

    展飛羽順風耳,聽得一清二楚,面不改色收起黑色結晶。

    然后。

    展飛羽走向樹洞,采摘下三株安魂草。

    “采藥經驗+1……”

    “采藥經驗+1……”

    “采藥經驗+1……”

    接著,展飛羽回到白蝴蝶身邊,笑道:“大師姐,你看這是不是安魂草?”

    白蝴蝶面露喜色,點頭道:“正是安魂草,有了它,老三的腦疾便有救了。”

    展飛羽遞了過去。

    “一株安魂草就夠用了。”白蝴蝶只收下一株,另外兩株,展飛羽自己留下了。

    緊接著,羅姓男子自顧自走到一旁,治療臉上的傷勢了,展飛羽和白蝴蝶則聯手救下了其他人。

    除開死掉的三人以及破肚而亡的年輕人,另外七人全部活了下來。

    霸王山三個人,赤極門四個人。

    這七個人,很快醒了過來,一個個劫后余生,驚悸不安。

    其中有個只有十三歲的少女,叫張小雨,赤極門的,哭得梨花帶雨,瑟瑟發抖。

    她被暗影貓真是嚇得不輕。

    “咦,你是展飛羽!”張小雨哭了一陣,擦干眼淚,忽然認出了展飛羽,小臉的表情變了又變。

    展飛羽點了點頭。

    “我,我該怎么報答你。”張小雨略顯糾結的問道。

    展飛羽略一沉吟,低聲道:“只要你回答我一個問題,我們就互不相欠,如何?”

    張小雨眼眸一亮:“你問吧。”

    展飛羽掏出黑色結晶,問道:“魂核是什么?”

    張小雨呼吸一窒,看了看黑色結晶,動容道:“這是那頭暗影貓的魂核吧。”頓了下,認真解釋起來。

    “武者有武魂,妖魔有妖魂,魂核便是妖魔的妖魂結晶。但不是所有的妖魔都有魂核,只有具有血脈傳承的妖魔才能凝聚魂核,可謂極其罕見稀有了。”

    展飛羽:“魂核有什么用?”

    張小雨激動道:“用處大著呢,魂核乃是妖魔本命天賦的精華所在,只要煉化吸收了,便能獲得妖魔的一部分甚至全部的天賦能力。

    更進一步,如果你能將所獲得的妖魔天賦與某一種武功融合在一起,便有希望持續強化這個天賦,施展出強大的法術!”

    展飛羽心神大動:“如何煉化魂核?”

    這個似乎涉及到了某些師門禁忌,張小雨糾結了下,偷偷看了看另外幾個赤極門的人,方才在展飛羽耳邊嘀咕起來。
西宁快3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