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仙俠小說 > 問道峨眉

一百一十八、師姐弟共赴大和 老國主訴苦皇城

    他想的卻是玄光之事。

    秦韻年歲實際不比他大去多少,年輕時便拜入嚴白鳳門下,如今也不過甲子年歲,許是入道得早,還有幾分年輕心氣,如今也是尚在玄光境中打轉,未能練就餐霞。

    只是既然凝練玄光,對于這境界必然了解不少,陸玄也是想著先弄明白這玄光之事,小有所得,再啟程也不遲。

    也省得到時心生疑惑,卻無人解答。

    如此想著,他便應下了秦韻相邀。

    ……

    滇南之地,古來小國起復不斷,大梁如今雖然勢大,也正安平時節,國力強盛,但滇南之地,仍舊有一小國。

    此國名為蒙舍。

    這蒙舍之國,正是以大和為都。

    只是蒙舍小國,周遭疆域也無多少管束,說來說去還是土司管轄。

    這些土司也說不清是分屬大梁還是蒙舍,多是自我統治,滇南之亂,也是亂在此處。

    日前陸玄所去靈山,便在蒙舍疆域之內,只是蒙舍朝廷,大抵也只能管轄大和城周遭,這小國稱之為國,實也有幾分勉強。

    不過到底有幾分正統,名份還是有的。

    說來那蒙舍國皇室,便是姓秦,師姐秦韻,也是姓秦,陸玄心自琢磨,這里頭怕是還有幾分關系。

    只是陸玄也不多問,想來到得大和,自能明了。

    如是幾日,師姐弟二人一路飛遁,渡過了榆澤,便至大和城外。

    大和城怎么說也是蒙舍國都,自有幾分氣勢,與昆彌在仿佛之間。

    因這蒙舍國也是部族之民出身,滇南百族,倒也更愿意在大和城中做生意,如是一來,城中熱鬧還要勝過昆彌幾分。

    秦韻領著陸玄進了大和,一眼望去,便是各種服飾。

    說來他早年也到過大和,只是這蒙舍國尚佛,陸玄當時道人打扮,并無多少優待。

    此番到此,依舊這般。

    百姓們見了道人,也不多加注意,倒是見得路過的僧侶,便要見禮,也是別有一番意味。

    秦韻這邊,領著陸玄,卻直往皇城而去。

    見得皇城中人稱她一聲大長公主,陸玄才知她果然是蒙舍皇室中人。

    也有幾分感慨,好奇這位師姐公主之尊,如何拜入的嚴白鳳門下。

    這等事情,也不好問,陸玄只隨秦韻入宮,不多時便見得蒙舍國主。

    這國主也是個年過半百的老皇帝了,雖有如此尊位,看上去卻沒有什么威嚴,反倒像是尋常富家翁。

    秦韻與陸玄不過入宮,內中侍衛通稟,這國主便親自來引,見面便拜,口稱姑姑。

    陸玄倒是還好,不過周遭侍衛見了,尤其是未曾見過秦韻的,都有幾分不適應。

    畢竟秦韻模樣看著著實年輕。

    “這是我同門師弟,俗家姓陸,也是仙修之人。”

    對于這位老國主,秦韻似乎沒有什么親近,相處頗為冷淡。

    陸玄見過這國主,他曾來過大和城,倒是知曉這國主名號,姓秦名熙,時年蒙舍國年號曰保和,是以蒙舍國中,多稱老國主為保和帝。

    保和帝半點不自持身份,似乎并不覺得自家這帝王之尊有何了不起,反禮拜陸玄。

    陸玄不好避過,只得回禮。

    保和帝將陸玄二人請入殿中禮待。

    又命宮中侍女奉上珍茶奇果,好生相敘了一番。

    這保和帝也不知是否看出秦韻淡漠,反倒十分熱情,話至中途,忽然面色一拉,嘆道:“此番攪擾姑姑清修,實也是無奈之舉。”

    陸玄這也才知,秦韻是保和帝請來的。

    只聽保和帝道:“我蒙舍立國久矣,不過昔年也只是這滇南小國之一,當年滇南尚有六國,先祖武功卓著,滅了蒙巂、越析、浪穹、邆賧、施浪五國,才有我蒙舍如今局面。只是姑姑也知,這滇南之地,百族林立,卻是亂象不少,加之我蒙舍國近年來國力衰弱,已有幾分危機。”

    “如今滇南土司,俱是昔年五國之人后裔,今見我蒙舍頹勢,卻有幾分躁動,這本也不是什么大事,我蒙舍自有軍卒,便是生亂,也能壓下,不過這其中卻牽扯到了修行之輩,熙無奈,也只能請來姑姑相商。”

    秦韻聞言皺眉,冷聲道:“我昔年入道,曾拜請師尊留有一件法器,便是有修士作亂,皇室也可以之退敵,怎么?那法器如今不在皇宮之中嗎?”

    保和帝聽得這話,卻是苦笑道:“仲父退位之后,便將那法器帶入了寧舍寺中,如是他在寺中還好,不過前段時日,仲父卻離開了寧舍寺,去了那施浪部,具體如何我也不知,只是仲父慕佛之心,姑姑想也知道,我想其中或許還有牽扯。”

    “二兄竟投了施浪部?!”

    保和帝話音剛落,秦韻便有幾分怒色。

    這秦詔正是蒙舍國上一任國主,也是秦韻之二兄,保和帝之仲父。

    退位之后,便入了寧舍寺為僧。

    蒙舍一國,或者說滇南部族,多是尚佛,國主退位之后,入寺為僧雖是少數,但也不是沒有。

    秦詔入寧舍寺為僧,并不是什么奇怪之事,此事便是秦韻也是知曉的。

    只是她這二兄如今竟投了施浪部,是她如何也想不到的,畢竟他可是蒙舍舊主,如是叫外人得知這等事情,豈不讓人恥笑?

    蒙舍國哪里還有顏面?

    秦韻雖然入得哀牢山門下,因早年之事,與蒙舍國也少有牽扯,但到底她還是皇室中人,也有幾分香火情分,聽得這等事情,如何能不怒?

    陸玄聽得這等事情,卻不好插話,只等姑侄二人談罷,保和帝退去,才問道:“師姐,蒙舍國既生亂象,牽扯修行之輩,只怕不是小事,還不知背后之人有何謀算。”

    “只是那舊國主,如何取了你的法器去了那施浪部,莫非他不知我哀牢山么?”

    秦韻聞言,卻冷笑道:“我那二兄,心思不小,眼界卻是不高,哪里懂得這些,昔年對我拜入嚴師門下,便有幾分怨憤。許是以為修士都是一般,如今見了什么旁門左道之輩,便被誆了去罷了。”

    秦韻一番言說,陸玄才知其中因果。

    (明天繼續)
西宁快3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