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接下來怎么辦

    “要殺我?”

    蘇信聽到辟守玄的話之后,用看傻子一樣的眼神看向了自己的這位師叔。

    他很好笑的問道:“師叔你確定你要殺我?”

    之前辟守玄其實說的都是氣話。

    聽蘇信這么一說,他馬上就冷靜了下來,畢竟他也不傻,作為一個壞事做盡的魔門中人,他自然不是一個無腦的莽夫,否則的話,他也不會活到現在。

    他目光陰沉的看著蘇信,面對著自己這個師侄的問話,他沒有立即回答,而是沉默不語起來。

    對于蘇信武功的高低,他是拿捏不準的。

    他這位師侄方才用一滴茶水把自己從樹枝上逼迫了下來,他從那滴被自己師侄彈來的水滴上,已經知道他這個師侄的內功深厚,即便是以他幾十年的功力,也廢了不小的勁才能化解。

    更何況他可是聽說那三大宗師之一的傅采林都死在了自己這師侄的手里。

    當然。

    對這個說法,辟守玄是不會當真的。

    只是當做白清兒等人的吹噓之言,在他的眼里,還不知道這些人用了什么奸詐的手段,才謀害了那位海東劍圣,至于憑著武功勝過傅采林這種事,他是斷然不會相信的。

    三大宗師的武功,旁人不知道,他可是知道的,他是經歷過上一次魔門跟慈航靜齋的大戰的老人了,也見識過天刀宋缺散真人寧道奇的風采,他們陰葵派不用說祝玉妍的這幾個弟子了,就算是祝玉妍自己,恐怕都遠不是對手。

    不過話又說回來。

    他眼前的這個師侄打死了武功跟自己在伯仲之間的聞采婷倒是事實,就算自己想要為聞師妹報仇,恐怕也沒有那么容易。

    想到這里。

    辟守玄心里起了退意。

    他知道蘇信并不好惹,既然他一時之間解決不了對手,那還不如暫時退去來日方長,反正他這次是尊奉祝玉妍的命令來高句麗支持大局的,倒是不怕這兩位祝玉妍的弟子不聽話。

    “哼!”

    辟守玄眼珠一轉,他冷哼了一聲,冷聲說道:“今日我不跟你們兩個小輩一般見識,不過蘇施主你今天不敬尊長的事,我會如實跟祝玉妍世界稟報的!”

    “告辭了!”

    說罷。

    他一抱拳,朗聲說了一句告辭,就要轉身離去。

    只是他剛剛轉動身子的瞬間。

    他突然感到自己腳下踩著的地面突然一軟,他的兩只腳直接陷入到了地面中去,一直沒過了小腿。

    大驚之下。

    他剛想拔出腿來,腳上剛一用力,他陡然間發現,之前還變得如同淤泥一般讓他陷入其中的地面,竟然在一瞬之間,又凝固成了無比堅硬的地面。

    這硬化的地面竟然將他鎖死在了原地,動彈不得。

    “我這里是你想來就來,你想走就走的?”

    蘇信淡淡的說了一句,他一邊說著,一邊用手指敲了一下桌面,辟守玄便被困在了原地。

    白清兒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切,簡直就如同夢幻,數月之前,自己的這位師兄擊敗了傅采林用的還算是武功的話,那今日自己師兄在自己面前展現的已經是近乎仙術神通了。

    “蘇……蘇師侄……你看在……”

    這個時候辟守玄的心里也生出了恐懼的念頭,他拼命的掙扎著,但是無論他用多大的力氣,都不能把自己的雙腳從地面中拔出來。

    他哭喪著臉,想要對蘇信求饒。

    不過蘇信卻看都不看他。

    “白師妹,我不太想對同門進行手足相殘的,你也知道,咱們師傅這些年來,把咱們陰葵派從魔門里原本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門派發展到現在執掌整個魔門之牛耳有多么不容易,咱們門派里的這些師叔師伯的,也是做過不少貢獻的,殺了他們未免就削弱了咱們陰葵派的實力。”

    蘇信信口開河的說著。

    這種話白清兒自然不會當真。

    在蘇信一開始被師傅下令追殺的時候,自己這位師兄殺聞采婷師叔在內的陰葵派弟子的時候可沒有絲毫的留手,他現在這么說,肯定是另有所指。

    果然。

    蘇信話音突然一轉。

    只見他又拿起茶壺,給白清兒倒了一杯清茶,然后才說道:“所以這一次我把這件事交給師妹來選擇,辟守玄師叔的生死就交給師妹了。”

    說著。

    蘇信將他身前的那個烏黑篆刻著許多玄奧花紋的銅鈴放到了白清兒的面前。

    他看著自己的師妹,淡淡的說道:“如果師妹是想要讓咱們的辟守玄師傅死呢,你就拿起這個銅鈴搖動一下,然后說一句殺了他,如果師妹是想讓辟守玄師傅活,那師妹喝下這杯茶,什么都不用做就可以了。”

    聽到這話。

    白清兒的神色頓時一窒。

    她看了看正一臉絕望之色的辟守玄,然后又看了看正淡笑著看著自己的蘇信,以她的聰明才智,自然知道這是自己師兄在逼她交一份投名狀。

    辟守玄是奉了他們師傅祝玉妍的命令來高句麗的,要是自己殺了他,那算是徹底的背叛自己師傅。

    要是沒有自己師兄的庇護,那她也死定了。

    但要是自己不殺……

    想到這里,白清兒咬了咬嘴唇,她幾乎是沒再進行過多的思考,直接拿起了蘇信放在她身前的那個烏黑的銅鈴。

    “殺了他!”

    白清兒搖動著銅鈴冷聲說了一句。

    然后她便見到一直侍立在自己蘇師兄身后,一言不發,眼神冰冷的那個身材瘦長的黑衣蒙面男子突然間消失不見。

    “啊!”

    還不等她回過神來。

    她便聽到自己身后傳來了一聲慘叫。

    她連忙扭頭看去,只見到自己的那位辟守玄師叔此時已經成了一具無頭尸體,因為他的雙腳還被地面陷住,他沒有腦袋的軀體還直挺挺的站在那里,殷紅的血水像是噴泉一樣,不斷的從脖頸處噴涌出來。

    那位瘦長的黑衣蒙面男子一只手提著一柄細長的長劍,另一只手提著的是自己辟守玄師叔沾滿了血污的腦袋。

    最令她感到意外的,便是那個黑衣蒙面男子的長劍上竟然沒有沾上哪怕是一丁點的血跡。

    黑衣蒙面男子緩步走回。

    白清兒只能從對方蒙著的臉上看到對方的那雙眸子。

    那是一雙無比森寒,沒有一丁點感情的眼睛,白清兒修煉了陰葵派最強的媚惑功法,最擅長的便是從一個人極細微處把握一個人的反應。

    但是她從這個蒙面黑衣人的眼神里,唯一能夠感受到的,便是沒有感情。

    仿佛這個人不是一個活人,而是一句行尸走肉。

    這個想法讓她不寒而栗。

    看到這個蒙面黑衣人走來,她竟然不由自主的縮了縮身子,她從這個如同行尸走肉的人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徹骨的寒意。

    黑衣蒙面人一言不發的將辟守玄滿是血水的腦袋放到了桌子上,然后他便又回到了蘇信的身后,在之前的那個位置侍立,從他離開,殺人到返回,整個過程行云流水,沒有一絲一毫多余的動作,如果不是親眼看到這一幕,恐怕不會相信這個黑衣人之前割下了一個人的腦袋。

    白清兒小心翼翼的將她剛才搖動的那個銅鈴放到了桌子上。

    對于心狠手辣的她,對于人的腦袋并沒有多大的懼意,但對于自己的這位師兄,她現在可是打心眼里的覺得恐懼。

    而且,她現在已經徹底的上了自己師兄的戰車。

    她想要下車也沒機會了。

    “師兄,接下來該怎么辦?要是師傅她老人怪罪下來,我恐怕……”白清兒看著自己師兄,她現在既然上了自己師兄的戰車,那她要面對的局面,她的師兄自然要幫她解決。

    蘇信也明白這一點。

    “這一點你不用擔心,師傅不會為難你的。”

    聽到蘇信的話之后,白清兒還是有些猶豫,她在心里嘀咕道:“師傅不為難你倒是真的,你武功這么高,師傅想為難你也做不到,但是我可不一樣……”

    這話白清兒雖然只是在心里想著,沒有說出口來,但蘇信何等聰明,自然是一眼就瞧了出來。

    蘇信笑著說道:“這一點你可以放心。”

    他一邊說著,一邊指了指他身前桌子上的那顆辟守玄的頭顱,淡淡的說道:“你把辟師叔的這顆腦袋跟你懷里那封師傅給你的信一起裝在匣子里給師傅她老人家送回去,師傅她自然知道我的意思了。”

    白清兒聽了這話,嚇的打了個哆嗦。

    她有些畏懼的說道:“我要是敢這么干,師傅她會剝了我的皮的。”

    “呵呵。”

    蘇信輕笑了一聲,他不在意的說道:“難道師傅知道了你殺了辟守玄師傅,她還能饒了你?”

    說著,他話音一轉。

    “你放心吧,我會讓劍傀去給師傅送信的,師傅接信以后,肯定不會再為難你的。”

    “劍傀?”

    白清兒聽到這個名字之后,臉上露出了一個疑惑的神情。

    蘇信笑了笑,他指著身后那個黑衣蒙面的瘦長男子,淡淡的說道:“這便是劍傀,他的劍法當時罕見,就算是師傅她老人家,大概也奈何不了他的。”

    說罷。

    蘇信又問道:“再過幾天我就要離開高句麗了,你說說你接下來的打算吧。”

    白清兒看了看被蘇信稱為劍傀這么個奇怪名字的黑衣人,她心里有些好奇,想要多問兩句,但又見到自己師兄并不想在這個問題上多談,她也只好把疑惑憋在了心里。

    聽到蘇信的問話。

    她想了想,沉吟著說道:“現在最要緊的事情便是先把高句麗國內剩余的那些叛軍解決掉,然后還有新羅還有百濟的入侵。”

    說到這里。

    她語氣有些憂慮:“國內的那些叛軍倒是沒什么,之前已經被我趕到了東邊的山區了,糧食都斷了半月有余了,這些認根本就不足為懼,消滅他們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罷了。”

    “就是新羅跟百濟的事不好解決,這兩個國家單獨一個,我倒是不怕,但是這兩個國家聯手的話,那就憑高句麗現在內亂之后的局面,恐怕是很難抵擋的。”

    見到白清兒一副愁眉苦臉的樣子,蘇信倒是不怎么在意的搖了搖頭。

    他淡淡的說道。

    “百濟的上層是扶余人,新羅的上層是三韓人,扶余人跟三韓人是世仇,這兩幫人怎么可能聯手來打高句麗,難道你忘了,高句麗也是扶余人的國家了么?”

    白清兒之前只是身在局中,有些看不明白局勢,但現在聽蘇信這么一說,她也有些醒悟過來。

    “師兄的意思是……”

    白清兒神色一動,不過她很快又皺起了眉頭,她沉聲說道:“……但是師兄,我聽人稟報,百濟的人確實在跟新羅的人結盟,從這兩個國家這一個月來在高句麗國境線上的動作也能看出來。”

    “這很正常。”

    蘇信笑著說道:“高句麗畢竟是這三國里最強的國家,之前這兩個國家沒少受到高句麗的欺壓,也就是這幾年高句麗被楊廣打的自顧不暇,才讓新羅百濟過上了幾天舒心日子,這兩國對高句麗有些怨恨也是自然,現在他們見到高句麗內亂,面對著這樣一塊鮮美的肥肉,不來爭搶一番,狠狠的在這虧肥肉上咬下一大口來,那才是怪事。”

    這番話邏輯縝密絲絲入扣,說的白清兒連連點頭。

    “實際上,無論是百濟還是新羅,他們所求的無非就是利益而已,只要你愿意舍棄一部分利益,那敵人也可以變作盟友,你要知道,國家跟國家之前,沒有永遠的敵人跟朋友,只有永遠的利益。”

    “利益!”

    白清兒聽到這話,頓時茅塞頓開,她低聲呢喃的說著利益兩個字,像是她這么聰明的人,根本就不需要蘇信說出具體怎么做,只是在關鍵處提點上幾句,那便夠了。

    “你明白怎么做了?”

    蘇信見到白清兒一臉欣喜的神色,他笑著問了一句。

    “師妹知道了。”

    白清兒笑著點了點頭,她有些躍躍欲試的站起身來,向著蘇信告別:“師兄,這件事事不宜遲,我馬上就派秘使者去百濟,高句麗跟百濟的上層都是扶余人,比起跟三韓人談結盟的事,恐怕百濟人更愿意更同族同宗的扶余人談吧!”
西宁快3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