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科幻小說 > 諸天執道

第9章 劍斬狐妖

    青山之上,只聽得蟬鳴鳥語。

    陸鳳秋在策馬前行,身后的那錢十方和其表妹白凝則是并駕齊驅。

    那錢十方與陸鳳秋說著話,將前方險阻一一告知于陸鳳秋。

    錢十方說話時語氣十分恭敬,又頗為小心,生怕將陸鳳秋惹惱了,陸鳳秋便棄他二人離去。

    陸鳳秋只聽不言。

    桐柏山自古以來便是南北交爭,豪杰聚義的必爭之地。

    自三年前,安祿山反唐起,桐柏山便由一個喚作九山王的家伙給占了去。

    此人是安祿山手下大將,跟著安祿山造反起兵后,被安祿山封為九山王,鎮守桐柏山。

    若桐柏山只是這九山王占著也就罷了,但那九山王平日里不喜在山里呆著,只在那桐柏山附近的縣城里居住,桐柏山的掌控權一直都在九山王麾下的智囊南山翁手中。

    這南山翁其實是陰月皇朝派在安祿山麾下,助安祿山奪取天下的妖王。

    據傳這南山翁乃是一頭狐妖,最喜與人間年輕女子歡好。

    那些過往桐柏山的,但凡有點姿色的年輕女子都曾經被那南山翁給玩弄過。

    所以,那錢十方擔心的不是自己,而是他那表妹白凝。

    陸鳳秋瞅了瞅二人,那白凝雖然扮作男裝,但那嬌媚的模樣,是個人都能看出她是個女兒身。

    陸鳳秋從懷里摸出兩道隱身符,扔給二人。

    那錢十方看見那符箓,不禁說道:“道長,這是?”

    陸鳳秋道:“此乃隱身符,進了桐柏山,若是起了爭斗,你二人可貼在身上,保個小命。”

    那錢十方聞言,當即朝著陸鳳秋拱手道:“多謝道長,道長此恩,錢十方銘記于心,來日道長若有用到錢十方的地方,錢十方定然全力相助。”

    陸鳳秋搖了搖頭,這兩日來,他暗中觀察過這二人,這錢十方倒還算是個仁義君子,只是他那表妹似乎看起來并沒有表面上的那般單純。

    錢十方被他那表妹迷的五迷三道的,陸鳳秋雖然看出了點端疑,但也沒多言。

    又行了小半日,待日落時分,一行三人總算是到了桐柏山的地界,過了桐柏山再行兩日,便能到洛陽。

    陸鳳秋不緊不慢,而那錢十方明顯的有些緊張擔憂,當然更多的擔憂是替他那表妹擔憂。

    錢十方小聲在陸鳳秋身邊嘟囔著:“聽說那南山翁能聞著女人味兒,只要是到了這桐柏山的女子,都逃不過他的鼻子。”

    陸鳳秋懶得理他,舔狗舔狗,舔到最后一無所有。

    若非看他還算是個仁義之人,早把這家伙丟下不管了。

    進了桐柏山時,已經是黃昏,又行數里,行至那半山間,已經是月上柳梢頭。

    山野老林間,前不著村,后不著店的,連個鬼影子都沒有。

    陸鳳秋沒停,那二人也不敢停。

    錢十方卻是出言道:“道長,再往前,應該就要到那山寨了,要不我們等白天再過?”

    陸鳳秋想了想,道:”要不你們二人在此停留,貧道且先去探探路?“

    那錢十方一聽,立馬搖頭道:“那怎么能行,還是跟著道長安全些。”

    陸鳳秋道:”那就跟好,少廢話,過了山寨,早點到洛陽,你也早些安心。“

    那錢十方聽了,覺得好像是這個理,于是朝著一旁的那表妹白凝說道:“表妹,別害怕,有表哥在,不會讓人傷你一根汗毛。”

    那白凝朝著錢十方說道:“表哥......你對我真好......”

    不多時,那山口處果然出現了一座山寨。

    看山寨的規模,里面駐扎的軍隊最少也有上千人。

    那山寨中門大開,門樓上有兩個守夜的士兵,正抱著那長戟在打盹兒。

    進了山寨后,那左右兩側都是用竹子搭建的簡易房屋,一片靜悄悄的模樣,似乎都在熟睡之中。

    但這種安靜卻是讓陸鳳秋的心頭升起了一股詭異之感。

    按照常理來說,這等關口即便是軍備松懈,也不該是如此安靜,那中門大開,倒好像是故意的。

    陸鳳秋與身后的二人道:“你們二人貼上隱身符,下馬,這里有些不太對勁。”

    錢十方一聽,連忙帶著他那表妹下馬,貼了隱身符,果然二人的身形便消失不見。

    陸鳳秋對這個效果還是比較滿意。

    他那日在五蓮寺中畫了一下午符,成品大概有十五六張,給這二人用一用,且看看效果如何,看看隱身效果能持續多久。

    “道長,我們就在你后邊牽著馬走。”

    錢十方的聲音從陸鳳秋的身后傳來。

    陸鳳秋微微頷首。

    三人再往山寨里面走,已經過了大半,都看到了那山寨的另一個出口。

    就在這時,只見那山寨之中最高的一座竹樓上,一個雄健的聲音響了起來。

    “看來三位是不懂我這桐柏山的規矩,想來便來,想走便走,似乎不太好吧。”

    陸鳳秋抬眼望去,只見那夜幕之中,竹樓之上亮起幾盞燈籠。

    在那燈籠亮起之時,一個白衣老翁站在了那竹樓之上。

    而山寨四周,也同時出現了上千道人影,一時間肅殺之氣籠罩當場。

    陸鳳秋勒馬,朗聲道:“你便是南山翁?”

    那白衣老翁笑道:“看來你也聽說過我南山翁的名頭,將那女人留下,你們二人可以走了。”

    此話一出,陸鳳秋明顯感覺到身后的二人氣息一緊。

    陸鳳秋道:“你二人找機會先出山寨,在山下等我。”

    話音一落,陸鳳秋從馬背之上縱身而起,身后驚鯢劍已經出鞘握在手中。

    陸鳳秋憑空而立,看向那南山翁道:“南山翁,你恐怕忘了這里是人間道,人間道的事還由不得你一個妖魔說了算。”

    那南山翁見狀,蒼老的面容之上露出一抹陰狠之色,他冷然說道:“想不到還有不長眼的來送死,既然你想送死,本將軍便送你去死。”

    下一刻,只見那南山翁身上妖氣滾滾,他整個人如同炮彈一般跋射而出,朝著半空之中的陸鳳秋沖了過去,那裹挾的威勢,實屬陸鳳秋平生所遇頭號敵手。

    陸鳳秋看那南山翁的聲勢,不禁暗道:”這已經能化為人形的妖王果然不同凡響,單單這護體妖風的威勢,便已經和那金和尚強了不止一籌。“

    陸鳳秋眼中戰意大起,既然是要來磨劍,那敵人越強越好。

    陸鳳秋體內真元瘋狂運轉,身形在一瞬間飛出,劍光與南山翁的青色妖光撞在一起。

    霎時間,山寨之中,轟隆隆之聲不絕于耳。

    山寨兩側的那些普通士兵,無人妄動。

    這個層次的爭斗,不是他們能企及的。

    嘭!嘭!嘭!

    陸鳳秋與南山翁在轉瞬之間便已經交手了數十招。

    妖魔體質比起人來要強上不少。

    像南山翁這般化為人形的妖王,更是如此。

    但南山翁乃是狐妖化形,比起一般的猛獸化形,戰力要弱上一個檔次。

    南山翁一向是九山王的狗頭軍師,以智計見長。

    他一般很少親自出手,一般來到桐柏山的,也沒有什么強大的人物,所以南山翁一直過的很安逸。

    誰曾想今日卻是碰上了陸鳳秋這不按常理出牌的,上來就要和他見個生死。

    這讓南山翁著實惱怒,他好歹也是個妖王,這來人明顯是不將他放在眼中。

    陸鳳秋劍勢越來越猛烈,讓那南山翁大覺此人厲害,心下一驚,有了退卻之意。

    狐,本來就是狡猾之輩,怎么可能選擇和陸鳳秋打生打死。

    若是陸鳳秋是個弱雞也就算了,南山翁還能逞一逞威風,但陸鳳秋這是將南山翁當做平生大敵來對待,招招都是狠辣致命之招。

    南山翁哪里見過這么多招式凌厲的劍招,十幾個回合下來,便覺得招架不住。

    妖王也是有強有弱,有的天生就是戰斗型,有的就是智慧型。

    南山翁顯然就是妖王里的弱雞,戰五渣。

    陸鳳秋身經百戰,自然看出了南山翁已經有了退意。

    他哪里肯放過這狐妖,劍芒一閃,便直接穿過了那南山翁的心窩。

    南山翁直接被陸鳳秋干掉。

    那南山翁氣息一斷,渾身法力退去,便現出了原形,是一只通體雪白的老狐貍。

    陸鳳秋不禁皺眉,這老狐貍的本事真的一般,初看起來好像威勢不凡,真過了幾招,他便發覺這老狐貍的戰力還不如那金和尚。

    這妖王也太水了些。

    若是妖王都是這個水準,他取那無字天碑豈不是易如反掌。

    陸鳳秋略微思量,心道,看來妖王也分強弱,這狐妖顯然不擅長打斗,妖力雖然比起那鷹妖來強了一大截,但還不如那鷹妖的戰力高。

    陸鳳秋抬掌一吸,將那竹樓上首處的燈籠吸來,火光落在那老狐貍的身上,不多時便有一股烤肉的騷味兒散發出來。

    陸鳳秋嘀咕道:“常言道,騷狐貍,騷狐貍,果然是騷的很。”

    那山寨之中的士兵看到老狐貍一死,早已經亂做一團,陸鳳秋高聲喝道:“狐妖已死,爾等還不退去。”

    隨著陸鳳秋話音一落,那些大頭兵紛紛四散而逃。

    陸鳳秋策馬前行,出了山寨。

    陸鳳秋還沒到桐柏山下,便已經追上了那錢十方、白凝二人。
西宁快3开奖结果查询